•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六章

    发布时间:2021-05-14 00:00:24   


    当我按响门铃,出来开门的并不是瑶瑶,而是一个国字脸,三十岁上下的男人,赤裸着上半身,第一感觉,不像个好人。

    嫖客,这是我的第一反应,瑶瑶是学生妓女,所以我并不奇怪,但我当时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人,在往后的日子里,会改变了我的人生,这是后话。

    “瑶瑶在吗?”我不好意思的问道。

    男人一撇身,道:“是不是找你的?”我赶紧将目光往他身后移去,发现男人的手上正握着一根绳子,绳子的一头,系在一个女人的脖子上,只所以说女人,其实并没看到她的脸,只是光溜溜的身子上,那硕大的一对肉球煞是显眼。至于她的头,被一个黑色的头套整个的包住,只露出一对眼睛和一张嘴巴,就像那些日本SM片中的一样。

    女人趴在地上,像条母狗一样,但并没有开口说话,因为她的嘴巴被一个塞口球封的严严实实,上面已经沾满了口水。我忽然想起瑶瑶的那张价目表的最后一条:包天24小时:3W,有求必应,包括电击在内的国内外各种调教工具,另有野外母狗调教,服务时间内可做母狗以及兽交,喝尿,吃屎。

    看到这幅光景,我不知怎的心里一阵心酸,那个仿佛有着双重性格的女孩,正被人当作母狗一样肆意羞辱着,她是为了什么才能做到如此下贱?这是怎么了,以前我一直觉得娜娜风骚,后来发现方玲,简直就是人尽可夫,现在是瑶瑶,她看上去就像一头下贱的母狗。我硬了!

    “瑶瑶……”我支吾道。

    男人似乎发现了没人回答的原因,上前取下了封口球,女人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谁啊。”边说边取下头套。

    一听声音,很陌生,不像瑶瑶啊,心里不由一宽,等到女人取下头套,露出一张同样浓妆艳抹,但明显比瑶瑶年长不少的脸时,发现这个根本不是瑶瑶。

    “我是来找瑶瑶的,她就住在这。”我很认真的说道。

    “瑶瑶?什么瑶瑶?”女人迷惑的说道:“还住在这?老娘在这住了快一年了,你蒙谁啊,昌哥,你认识吗?”叫昌哥的男人摇了摇头。

    “扫兴。”女人索性扔掉头套:“扫了您的兴致,我们继续嘛。”女人再次趴在地上,摇起了肥臀。

    那个昌哥二话不说就关上了门。

    怎么回事?这里明明就是上次瑶瑶带我来的房间,难道我记错了?犹豫之间,我掏出手机,给瑶瑶拨通了电话,并把耳朵凑在门上,直到响了好几声,才确认瑶瑶的确不在里面。

    “喂。”瑶瑶接通了电话,但声音很小。

    “瑶瑶,是我,开出租的,我们上次……”

    “恩恩,有什么事吗?不好好陪老婆,想干什么坏事?”

    “我想去你那。”

    “哦……那你现在在哪?”

    “就在你楼下,你在家吗?我记得是三楼吧。”

    “是的,不过我不在诶,我在我男朋友这,已经一个礼拜没回那了,你不用上去了,他快过来了,回头打你电话吧。”瑶瑶匆匆的挂了电话,男朋友在边上的话,这种电话的确不宜多聊,但是,她干嘛骗我?三楼的话,我确定就是这套房间了。或者说里面的女人骗我?那这一男一女又是谁?

    仔细思索下,我得出了一个还算靠谱的结论,那就是瑶瑶真名并不叫瑶瑶,而是里面那个女人的朋友,而这房间的确是那女人的,瑶瑶之所以说是她的,可能是虚荣心作祟,干这一行的,坏就坏在那个虚荣心上。所以我说到瑶瑶,那女人根本不认识,那么,我该进去和她说清楚吗:前阵子,我在这个房间里和一个年纪不大的女孩有过一次激情,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

    呵呵,发现自己好无聊,说不定我现在敲门进去,那个女人正在那个昌哥面前摇着屁股卖着骚呢,下身有点胀,特别是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我觉得我急需泻火,可惜方玲去会大头了,嘿,那个骚蹄子,让人操了,又让人拍了不雅照,结果一个电话过来,就送B去了,这会可能正被大头插的欲死欲活呢。至于老七,算了还是不打扰他了。几天没和娜娜过性生活了,小高又因为小云的关系,肯定也没碰她,一定憋死了,今晚正好在她身上好好施展施展,让她知道,她老公现在可不是以前那种蜡枪头,连方玲这样的骚货都尝过了,我忽然对自己有了信心,娜娜再骚,还能骚过方玲?

    思绪间,我下了楼,驱车回到了家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打开电脑,插入U盘,先酝酿酝酿,这几天过的太充实,里面好多东西都没来得及细看,今天正好有兴致,虽然这些日记,视频里的女主角正是自己的老婆。

    因为家里没人,所以把音量调的很大,看着视频中娜娜风骚的迎合着小高,满嘴的淫声浪语,我的下面硬的跟铁棒似的。这小子算是有福气,不但有个身材一流的小女朋友在身边可以随时抽送,到了周末,还有娜娜这样的新婚少妇可以偷,这个年龄,他算没白活了,想想自己,直到大四才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在名牌大学C大念大三的娜娜。后来我才知道。那阵子,大娜娜一届的周巴因为泡上了一个大一的新生,(也就是梦菲儿)刚刚才和娜娜分手。娜娜可谓伤心欲绝,听她同学说起过一次,娜娜曾因为这事寻过短见,为了尽快让她从分手中恢复过来,才介绍了我们认识。

    说实话,当时的我是神魂颠倒的,我相貌只能说过的去,家庭条件也一般般,而且比较宅,不太会和不熟悉的人打闹。和娜娜交往那会,我实是用真心换取她的欢颜,毫无一丝虚情假意,我几乎第一眼,就在心中默默发誓,只要能得到她,我会用一辈子来对待她。

    后来的进展出乎我预料的顺利,在我毕业前一夜,我们才第一次开房,那一夜,我生疏的扑在她身上,从头到脚,慢慢品位着,心里想着,马上,这一切就都是我的了。所以,即使我进入后发现那里早已洪水泛滥而且畅通无阻,苦寻的障碍物早已消失,我也依然没往心底里去,这样的女孩,怎么可能等到我第一个来追求呢,我满足,毫无做作。那一夜,娜娜在我身下是如此的完美。

    从那以后我踏上了社会的舞台,老七等一帮哥们也同我一样,信心十足的离开了学校。而娜娜,则要再读完最后一年,至于周巴,毕业后就在C大任职。后来的事情,我不知道真是我初入社会无暇他顾,导致了娜娜的出轨,还是周巴用心险恶,玩弄了娜娜,虽然我从没当面撞破过他两的奸情,但一顶顶绿帽子,却实实在在的扣在了我的头上,直到娜娜承认她和周巴的关系。那时的我,身心具疲,要不是怕彻底失去娜娜,我真的会找上周巴拼命。

    可是如今呢?我变了,我居然会在床上要求娜娜把我当成周巴,这种病态的心理,让我不能自拔。

    还有小高,他用不正当的手段迷奸了娜娜,可他却又确确实实的和我一起分享了娜娜,昨天的事,他已经看出了端倪,再加上小云的举动,我相信小高知道自己的处境,如果他就此收手,我也不会计较他之前怎样玩弄过我的老婆。

    这时,其中的一段视频吸引了我,其实没什么特别的,画面上,不过就是小高站着,娜娜趴着,肉棍轻易的消失在臀眼中,只是里面的对话,我听出了一些端倪。

    “这个洞好松。”说话的是小高。

    “呸!你老是搞那里,能紧嘛。”

    “胡扯,我第一次干的时候就这么松了,不会是被大哥搞的吧。”

    “他连……进都没进过,前几天他想进,我都没让,我跟他说这是处女地,要留着慢慢来,结果害的我每次在他要进的时候都用力夹紧,幸好他没经验,才没露馅。”

    “啥?处女地?你身上还有处女地?你老公也信?真没搞?”

    “去你的,当然了,他是我老公,我跟你,是我对不起他,那里你也没少玩,那么松,他要进去后发现了,让我怎么说?”

    “就说被人搞多了呗,还能怎么说啊,我进去的时候不也没说什么嘛。屁眼松一点才好玩。”后面的话我没再仔细听,我怎么也没想到娜娜不让我走后门的原因居然会是臀眼太松,怕我怀疑!那么,那里是被别人干松的?不是小高,那是谁呢,不用想也知道,定是周巴!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阴魂不散呢?那里有多松,今晚我干了就知道,没再多去想这些事,我继续往下看。

    这么多视频一个个看过来,又看到了最后那一段,明显有第三人在拍摄的那一段,这事我一直耿耿于怀,娜娜出轨归出轨,但我始终还是不相信她会和两个男人一起搞,视频中没有出现3P的场面,说不定那只是……不对!我忽然发现有些不协调的地方,连续回放了几次,最后定格在一个画面上,那是小高在我家床边的梳妆台前骑着娜娜的画面,透过梳妆台上的镜子,我隐约看到了那个神秘人的真面目!拿着数码相机,脸蛋太模糊,看不清,但长长的头发不会假,是个女人!至于这个女人是谁,我几乎连一秒钟都懒的去想,除了那个小高的小女朋友小云,还能有谁?

    我一屁股躺倒在凳背上,那个看上去清秀单纯的小云,居然和小高是一路货色,前两天,我不在家,因为知道小云的出现,想必小高不敢对娜娜做什么,可现在看来,他们根本早就……我不在的这两天,他们三人在做些什么?在我意气风发的操着方玲的时候,娜娜不被小高骑个过瘾,连我都不信!说不定小云也会参上一脚,这就难怪了,上午我打开了那个文件,小云肯定是全看见了,她既然什么都知道,必然会替小高保密,而且还会和小高告状,那小高会告诉娜娜吗?

    会告诉娜娜我已经知道她再次出轨的事了吗?如果那样,娜娜会怎么做?我不敢再想那么多,我发现我好窝囊,明明是自己妻子出轨了,可害怕的怎么是我?

    越想越头疼,这时候电话响了。

    “老五,你在哪呢?”是老七的声音,很急促,似乎出事了。

    “我在家呢?你玩好了?”

    “屁啊,我跟人干架了,过来帮忙啊,南河雅苑楼下。速度来。”挂完电话,我速度驱车赶了过去,这小子,玩女人也能干出架来。飙到南河雅苑,那里聚了一大群人,我马上冲了过去,老七,方玲,大头,都在,老七脸上青了,民警正在了解情况,原来和老七干架的,就是之前我见过的那个长着国字脸的昌哥,没想到他比老七蚕的多,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嘴上还不停的流着血,也难怪,就老七那个头,想吃亏都难。

    原来老七找的那个小辣妹,玩到一半不玩了,想赶人,老七就火了,嚷嚷着退钱,那小辣妹认识昌哥,也知道昌哥就在附近,就一个电话叫了过来,老七嚣张跋扈惯了,楞就在那等着,结果一见面就打了起来,没多久,两边的人马都来了,僵持了好久,最后民警出动,算是和解了。

    一忙活,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已经傍晚了,估摸着娜娜快下班了,我急着泻火,先撤了。

    一回家,发现娜娜已经下班,心里一阵火烧,不管三七二十一,必须先去火。

    “老公回来拉,我也刚到家,呀!”娜娜还穿着工作服,白色的小西装配一条黑色窄裙,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已经被我扑了上来。

    “谁是你老公!我是强奸犯,最喜欢强奸你这种女白领。”我上下其手,摸得娜娜浑身摆动起来。

    “不要,我是有老公的人,我不能对不起我老公。”娜娜很快进入了状态,看得出,她早就想要了,几天没碰她,恐怕比我还急,虽然,很可能这两天早就被小高喂的饱饱的了。

    “少废话,有老公的少妇我最喜欢。”娜娜象征性的反抗了几下,就顺从的翘起了屁股,这是我们两最喜欢的姿势,我二话不说,褪下她的小内裤,掏出肉棍就想进,娜娜一把阻止了我,另一只手从包包里掏了几下,最后居然拿出了一个粉色的假阳具递给我,大概有二十公分那么长。

    娜娜转过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路过一家成人店买的,以后老公就有帮手了。”假阳具握在手里,我发现自己变的邪恶起来。

    “骚货,碰上强奸犯还主动拿出假鸡吧,怕我一个人喂不饱你是不,老子还有一帮兄弟,等会全叫来,一起把你轮了!”

    “不要嘛,强奸犯叔叔,人太多娜娜受不了的,叫三四个就够拉。”娜娜越说越骚,我一把掰开她的肥臀,两个小洞一览无遗,完全暴露在我的视线下,平时我很少这么近距离看她的羞处,今天这一看,发现那里的毛稀疏的很,还很短,记得以前要茂盛的多,应该有刮过,问题是,不会是小高刮的吧,不想还好一想我更忍不住了,一杆到底,肉棍整个都插了进去,换来的自然是阵阵娇吟,好不淫荡!

    我就这么抓着她的肥臀,一下一下的冲刺着,管不了那么多,先过过瘾再说,今天忍的够苦了。

    “奥……怎么洞这么松,是不是被人干多了。”我故意调戏道。

    “明明是你的细,呀……使把劲呀。”娜娜晃着肥臀,一口一口的吃着我的肉棍,连屁眼都一张一张的。看的我欲火中烧,抄起手里的假阳具,沾了点交合处的淫汁,一用力,就插进了臀眼里。

    娜娜发出一声低吼,我眼睁睁的看着那粗长的假阳具慢慢没入她的臀眼,果然好松。

    “讨厌,老公把我那开苞了。”娜娜娇呼一声,可身子依旧扭的那么淫荡。

    拔出假阳具,臀眼成了一个o字型,我再也忍不住,提枪上移,狠狠的捅进了菊花中,整个肉棍马上消失不见,里面的确松垮垮的,比方玲那个人尽可夫的荡妇还松,可我却插的极其兴奋。

    “你这双破鞋,身上的洞全是别人用过的,老子干死你!”

    “强奸犯叔叔,都说了人家是少妇,怎么能被你开苞呢,大不了以后你多来窜窜门,小骚货让你玩个过瘾。”娜娜还沉浸在角色扮演之中,而我,已经在她的臀眼中爆发了,第一次,我把精液全部灌到了她的屁眼里,我终于用遍了她身上所有的洞,如果是别人的老婆就好了,可惜,这是我自己的,距离第一次占有她的小穴,已经过去三年多了,我清晰的记得那一晚,我进入她的身体时是多么的满足与幸福,轮回到今日,我进入她另一个洞时,只有精虫上脑的欲望!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