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七章

    发布时间:2021-05-16 00:00:29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进入了娜娜的后门,无论她如何娇羞的说我粗暴,以及闪烁着那做贼心虚的大眼睛,我也已经混不在乎了,虽然在我之前,那里早就排好了小高,周巴,甚至别的我不知道的某某人。我没有得到完整的她,但我完整的得到了她,得到了她的……三个洞。

    自那之后,走后门,成为了我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我没有抱怨她臀眼的松紧,甚至没有表现出一丝不悦,使得娜娜在肛交的问题上很快就放开了,头一天还抱怨我粗鲁的占有了她的臀眼,到了第二天,就摇着屁股叫我双洞齐插了,在这里,我还真得感谢我的好帮手——那根长达二十公分的假阳具。

    那个周末,小高没有过来,我想,他可能有所察觉了,也难怪,不管怎样,哪怕他迷奸过娜娜,他也终究是个学生,我感觉到,小高没再继续纠缠娜娜,因为那个周末后,我的娜娜明显需求增多,起初我还能应付,但没几天我就发现,一个帮手明显不够,于是,我从老七那弄了好几样情趣用品来,说到老七,就不得不说方玲,但我去了几次都没能见到她,问了老七,他给了我一个让我惊讶到合不上嘴的答案:自从被大头拍下裸照后,方玲就像个应召小姐似的,随叫随到,随到随操,从偷情到3P,再到群交,大头只花了三天的时间,至于现在,大头给她安排了个小房间,每个周六周日,方玲都会在那里卖淫,卖B钱自然是归大头的了。当然,方玲早在那房间里装了几个探头,供老七随时观看。

    我知道老七的癖好,也知道老七的能耐,自己老婆被自己的下属带去做鸡,对他而言,只有刺激!至于他什么时候收手,可能得等到他们夫妻两都腻了为止,到那时候,我能想象到大头会有多惨,反正绝不止瘸一条腿那么简单!

    记得我刚拿回那些情趣用品的时候,娜娜兴奋的不得了,当然了,我也一样,自从上次瑶瑶那目睹了大量的淫具后,我这是第二次使用这些东西助兴。周巴,小高,相继从娜娜的生活中远离,我知道她这时候最需要的,就是性了,我也是竭尽所能的伺候着,甚至有一次还偷偷的服用了伟哥,潜意识里,原来我一直渴望着征服她。

    生活似乎平静了下来,白天娜娜上班,我跑出租,晚上回家,则在我们的小空间里尽情的做爱,到了周末,更是一同休息,一同找寻着刺激,当我提出让她下身塞着震动跳蛋出门时,娜娜脸上浮现出来的是期待,于是我们做了,看着她一瘸一扭的走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看着她在我按动开关后,突然失去重心般不小心扶到身边的陌生人,我感到无比刺激。

    时间飞逝,这样的日子,转眼过去了一个多月。

    这一天,我驱车赶回家,走了一躺远路,娜娜应该已经到家了,今天是她第一次带着震动跳蛋去上班,我兴奋极了,如果她被男同事发现,会不会当场就把她操了?越想我越激动,真想赶紧到家,干她一炮!

    车子驶到了大学城——忽的,我想起了瑶瑶,那天她正是坐我的车准备回大学城的时候,和我相识的,我不由的放慢速度,缓缓的开着。

    “载我去书城。”

    一个男人文雅的说道。

    本来我想拒绝的,但书城和我回家顺路,我就接了。上来的是一个模样清秀,戴着个黑色眼镜,很是好看的男人。但我的心却抖了几抖!

    这个看似文雅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惜日搅到我鸡犬不宁的娜娜前男友——周巴。

    在我认出周巴的同时,周巴也认出了我,和我微微颔首,我也点了下头,说实话,虽然这个男人给我戴过绿帽,但我还从来没有和他翻脸过,因为除了文质彬彬的外表外,他毕竟是娜娜的前男友,而且我一直有个想法——可能并不是他勾引娜娜,而是正好相反。

    “有一年多没见你和娜娜了,过的还好吗?”

    周巴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斯文。

    可听到我耳朵里,却变的刺耳起来,你们几个月前还干过那事,怎么变成一年未见了?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么。我心里不茬,没有搭理他。

    可能看出了我的不快,周巴也没有再开过口,就这么一直沉默着来到了书城,他才下车。

    “娜娜是个好女孩,我曾经对不起她,如果她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你要多体谅,多帮助她。”

    周巴认真的说完这句话,才缓缓离开。

    我没空理会他的话,匆匆往家中赶去。

    娜娜早已回家,照例的,我一进门就扑了上去,掀开她的窄裙,扯下她的内裤,就摸到了一片湿漉漉的草原,在跳蛋的耕耘下,那里简直就是水没金山。

    “老公,今天周巴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想操我了。”

    娜娜眯着一双美目,无限风情的说道。

    “什么时候?”

    “就十几分钟前,怎么办,我想他的大鸡吧了,我想挨他一顿操了。”

    娜娜显然发骚了。十几分钟前,大概是周巴刚下我车的时候,呵,动作真够迅速的,这么快就把我老婆挑逗的淫水直流了,真是人前人后两张脸啊。不过气归气,我还是可耻的激动了。

    当娜娜无限风骚的取出洞中的跳蛋,我几乎同一时间就用肉棍将其堵满。湿润滑腻的肉洞早就被跳蛋肆虐的淫水横流,我这一插,就像插进一个水绵般,捅一下就会带出不少的浪汁。

    “还想被他操吗?”

    “想……一直都想……你要再晚回来几分钟,你老婆就去找他了。”

    娜娜一边摇着屁股一边淫叫着,我分不清她说的是真是假,但看着这副骚样,我想她早晚一定还会被周巴操上了,这是我这些年来得出的经验,每次以为她和周巴彻底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的时候,用不了多久,我就会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发现实情,所以在潜意识里,我是真的不相信她能完全和周巴断绝关系。说不定今天见到周巴的时候,他刚把娜娜操完,连鸡吧都还没擦干净,谁知道呢,谁让我娶了这样风骚的老婆,又碰上个那么有吸引力的情敌呢?我一直有个想法:只要哪天周巴说想娜娜了,要娶她了,我和娜娜可能就结束了!我又想起了梦菲儿,无论相貌,身材,家世,她都胜过了迷人的娜娜,娜娜唯一胜过她的,可能就是风骚了。

    正当我插的不亦乐乎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娜娜随手就拿了过来,我感觉她脸色唰的变了,我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下手机,发现打电话过来的居然是瑶瑶,“谁呀?”

    娜娜又回复了之前的样子,揶揄的问道。

    “一个朋友,在郊区的,打不到车的时候经常打我电话过去。”

    话出口的同时,我就佩服起自己的临阵反应来。

    “恩……你一边插我一边接电话。”

    娜娜眨了眨俏皮的大眼睛。

    “那你可得叫的小声点了。”

    说完我就接起电话,同时,下面也没有停止插送。

    “喂,还是在老地方吗?”

    我开口就先说了起来。

    “什么老地方?哦,我在南河雅苑的家里,你不是想我了么?”

    说实话,听到这句话,我的下面硬的就更厉害了,这摆明了就是邀请我去嫖她,我想嫖她已经很久,特别是经历了方玲之后,我在男人方面的信心,的确增加了。

    “那好,我马上就出来。”

    我说完就急着挂了电话。

    “要出去?”

    娜娜撅着屁股问道。

    “是啊,她有急事,我耽搁不得,回来再收拾你。”

    我用力捅了几下,就草草结束了这场战斗,等会还得派上大用场,哪敢在娜娜这里先射,也只能先亏待她一次了。我急匆匆的穿好衣服,顺手把用剩下的伟哥也带在身边,就这么出了门,心里想着今晚定要好好大战一场,可我没有发现身后娜娜那无比幽怨的眼神,自然也不会未卜先知——在接下来的一个月中,我,娜娜,还有好多人的人生,都发生了多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怀着无比兴奋的心情,我急速的驶向南河雅苑,中途我还和瑶瑶通了个电话,确认以后,顺便去提了1000块钱,因为我记得瑶瑶那张价目表上包一个小时的价格就是1000块!

    没多久,我就来到了南河雅苑三楼,按下门铃,开门的是上次碰到过的那个女人,大概三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淡蓝色的连衣裙,化了淡妆,虽然比上次看着清秀很多,但骨子里还是透着股骚味,特别是刚开门那会,盯着我从头看到尾,仿佛要把我看穿似的。

    “张哥来拉。”

    一开口,满嘴的风尘味,同样的瑶瑶,就让人感觉不到那股虚伪。

    我朝里望了望,没发现瑶瑶。

    “人家在洗澡呢,洗干净了才好服侍哥哥嘛,来来,进来坐,就当自己家里。”女人很客套的招呼着,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上次?”

    我想起她上次听到瑶瑶时的反应,不由问道。

    “哎呀,上次有客人在,您知道的,他们过来享受的最忌讳两三个小姐一起住,闲不干净呗。”

    女人三言两语的解释道。我从她的眼神看出,她是在撒谎,但撒谎的理由,我就猜不出来了,既然不想说,我也懒的追根问底。

    我仔细的端详起身前的女人来,年近三十的少妇,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一股狐媚。虽然风尘味很浓,但不得不承认,的确是床上的好伴侣,特别是上次看到她那下贱的扮象。我不由心中一动,下身就硬了起来。

    不亏是老手,女人那狐狸般妩媚的双眼很快就发现了我的挺立。

    “瑶瑶还没出来,就不老实了?今天你可是她的菜哦。”

    女人继续挑逗着我。

    我们两人都坐在沙发上,她却有意无意的老靠着我,滑腻的肥臀时不时往我这边送。

    “你和瑶瑶都是在世外桃源里做的?”

    我只能岔开话题,因为就像她说的,我今天是冲瑶瑶来的。

    “恩?恩。”

    女人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想起了世外桃源中,上次方玲做过的那个箱子,眼前的女人八成也做过吧,想着想着,我就邪恶的硬上加硬。

    “等会好好收拾她。”

    女人凑到我耳朵边上说道:“小妮子最近骚的紧,好好玩她,想玩什么花样来问姐姐我,包你满意。”

    “就像上次我看到的?”

    随着女人越来越放肆的说话,我也跟着来劲了。

    “你也喜欢那调调?要不姐姐先陪你玩会?”

    女人放荡的调戏道。不过我还真可耻的点了点头。女人咯咯咯咯的乱笑一气,一屁股坐到了我的腿上。

    “哎哟~好硬哟~说说,准备怎么玩?我先跟你热热身。”

    “就像上次那个男人那样玩。”

    送上门的肥肉,我还真忍不住了。

    “哪个男人?昌哥?”

    “恩。”

    “咯咯。”

    女人似乎也来了感觉,可就当我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浴室的门打开了,亭亭玉立,穿着一身白色睡衣的瑶瑶走了出来。我顿时有了一种很不协调的感觉,直到瑶瑶走近,我才发现那不协调感就在于她的浓妆,一个刚刚洗完澡,而且明显连头发也一起洗过的女孩,居然还化好了妆!

    瑶瑶一如既往的化着很浓很浓的妆,厚厚的粉扑,显得脸蛋风骚诱人,长长的睫毛把眼睛衬的又大又圆,这样的妆办,走在街上,想必十个男人有十一个都会有非分之想,因为这简直就是婊子的代名词。

    “老婆哄的挺快嘛。”

    瑶瑶张嘴就是一句调侃:“接个电话也不老实。”

    没想到刚才和娜娜边接电话边插的事被她听出来了,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妹子,姐姐不抢你的人了,带进去吧,动静小点,要不然……姐姐可熬不住。”

    女人忽的站起身,两个眼睛无限风情的挑逗着我,不知是真想勾引我还是怎的?

    “我看他挺中意姐姐,留给你算了。”

    瑶瑶半开玩笑般说道,搞的我不像是来嫖妓,到像是来做鸭的。

    “带了多少钱?”

    说话的还是瑶瑶:“1000块钱把我姐姐包给你玩两小时怎样?可以溜狗哦。”

    “小妮子,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女人没有离开的意思,看来还真有戏。幸好身上带了千把块钱,消费虽然高了点,但这妞都是极品,绝对值。

    “叫我燕姐,免得等会把我操了还不知道名字。”

    燕姐风骚的对着我吐气如,兰轻声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妮子今晚要做赔钱货,给你白上。”

    说完还不忘眨了下眼,然后又再度倒入我的怀中,软肉喷香,还混着刺激神经的香水味道,屁股还来回的扭动,摩擦着我翘立着的肉棍,真是别有一番刺激。另一旁的瑶瑶就这么坐在对面的沙发上静静观望,从她的眼睛中,我看到的并不是一个妓女对嫖客该有的那种眼神,很复杂,仿佛相识许久。

    对于这样的想法,我自己都觉得可笑,她只是个妓女,而我们这也不过是第二次见面,能有什么情素在里面?恐怕……这就是妓女档次的问题了,她可以让每个嫖她的男人都觉得两人之间仿佛有些什么,看不到摸不着,却又朦朦胧胧,无限遐想。

    “哦……”

    随着燕姐的小手伸进我的裤裆,我那早就不老实的肉棍愈加坚挺起来,再对上她那始终半张着小嘴,以及散发着妩媚的双眼,我也不由自主采取了行动。

    我那一双大手,透过衣摆,轻而易举就侵入了进去,发现那连衣裙内竟是空空如也,那一对饱满的肉球随即就在我的手下变换起了各种形状。燕姐索性用另一只手将自己的衣服扯下,将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了我的面前,面对这么一具风骚冶荡,又可以随意玩弄的肉体,我一时还真不知道怎么下手,幸好还有一人在场,她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般,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一个项圈,就趁我们调情到不亦乐乎的当口,一下套在了燕姐的脖子上。项圈上系着绳子,绳子的一头握在瑶瑶手中。我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下面的肉棍硬的跟钢筋似的。

    果然,燕姐妩媚的从我身上下来,慢慢趴到了地上,面对着瑶瑶,而肥臀则翘向着我,这一趴,我忽的发现那翘起的肥臀中间凸了起来,这骚货里面居然一直插着东西,越想越淫荡,我差点当场出丑喷了出来,幸好忍了下来,要不然这脸就丢大了,眼前这两个女人可都是身经百战啊!

    “刚才我听你说不是喜欢溜狗吗?来呀。”

    瑶瑶得意的显摆着手中的绳子,骚货,难道忘了上次也被我这样牵过吗?可就是这样的场面:一个被我牵着绳子溜过的女人,此时又牵着另一个风骚的少妇。这是何其让人血脉膨胀的画面。

    瑶瑶似乎特别喜欢这样的调戏,见我不知所措的样子,显得格外开心,就这么牵着燕姐在房间中爬了起来,我算是再也忍不住了,急色的冲上前去,一把掀开燕姐的裙子,预料之中,那连一根杂毛都没有的羞处,正被一个粗大的假阳具占据着,而预料之外的,是臀眼也没有闲着,一根稍细的自慰棒与那假阳具只有一层嫩肉之隔,中间被一根绳子固定住,想必早就已经在里面驰骋很久了。

    女人最羞耻的地方瞬间暴露无遗,但燕姐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扭着丰满的肥臀,继续淫荡的爬着,现在不插更待何时,我一把将那些假货拔出,换成自己的真家伙,从后面直接骑了上去,蜜壶在假阳具的滋润下早就狼狈不堪,我随便抽送了几下,就插到底了。

    前面的瑶瑶已经将床底的密码箱拖了出来,鼓捣了几下,掏出了一个前面带着假阳具的情趣内裤,穿上后,她的下面就像个男人般也有了粗大的肉棍。

    “扑哧一声。”

    瑶瑶插入了燕姐的小嘴里。呻吟声骤停,换来了阵阵呜呜的闷叫声,就这样,我和瑶瑶一前一后一同玩弄着燕姐的两个洞,这场景让我想起了方玲,这三个骚货要是搁在一起,那将是如何的淫荡。

    我在燕姐的小穴中抽送了几分钟后,又换成臀眼,虽说进入的也比较顺利,但平心而论,这里比娜娜的要紧上很多,真是讽刺啊,自己老婆居然比这么个万人骑的妓女还松。想着想着,下面有些激动,感觉快射了。

    “你打算就这么放了,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瑶瑶看出了我的情况,调笑道。

    是啊,今天我可是冲着瑶瑶来的,还没碰过她就射了,既对她不住,我也心里不甘啊,于是我强忍着射精的冲动,拔了出来,自己缓了缓。可瑶瑶就没这方面的顾忌了,接过我的位置,也干进了燕姐的臀眼中。看着她的屁股一顶一顶的抽送着,我稍加休息,就猛的扒下她的睡衣,瑶瑶马上配合的张开了腿,我发现她那条情趣内裤中间居然还有个洞,这个设计真巧妙,我二话不说,双手将她肥臀扳开,沾了点淫汁,捅了进去。好紧啊,根本不想一般的妓女那样需要夹一下才有感觉,而是整个肉棍从插入一直到尽根没入,始终都是柔软紧凑又多汁。

    瑶瑶插着前面燕姐的臀眼,而我又在后面干着瑶瑶的嫩穴,三个人发出不同的阵阵呻吟。可就在我极度享受的当子,该死的电话响了,是燕姐的。

    燕姐一边挨着插,一边接起电话。

    “奥……昌哥呀……现在?有空的,昌哥的面子我能不给吗?恩,咯咯,正被操着呢,恩?放心好了,那我等你哟。”

    燕姐挂完电话,就站起身来,瑶瑶也停下了动作。

    “阿昌要来,你们先走吧。”

    燕姐说道。

    “我们?”

    我觉得奇怪,同时看了看瑶瑶。

    三人一齐愣了片刻,还是燕姐先说道:“笨蛋,上次你那朋友不是和阿昌闹了吗?他记得你们,到时候麻烦,至于瑶瑶,你准备让她和我一起陪阿昌?这么大度?”

    燕姐狡黠的眨着眼睛,趁瑶瑶拿衣服的时候,凑到我边上偷偷说道:“小妮子对你有意思哦,其他的我不能说,时候到了她自然会告诉你,不过……泡上她,你就赚大了!”

    一句话说的我莫名其妙,我和瑶瑶这是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见面我那表现可能还没这次好,对我有意思?哪方面的意思?不可能看上我吧,要钱没钱,要模样没模样的,不过这话听在耳朵里,我还是美孜孜的。就这样,几人收拾了一下,又墨迹了几句,我和瑶瑶就出门了。

    瑶瑶换上了一件价值不菲的红色格子上衣,配一条黑色短裙,圆润的大腿露出大半,黑色丝袜和红色高根鞋相得益彰,说不出的妩媚动人,我忍不住近距离盯着她,嗅着她的芳香,色色的上下巡礼。

    “你每次都化这么浓的妆?”

    “是啊,我不化妆难看的,会变恐龙哦。”

    “才不会,你卸了妆一定更好看。”

    “你看过啊?我怕到时候吓死你。”

    分不清她的话是真是假,我们并头走出门外,没走几步,瑶瑶一把把我拉到边上的走廊中,我正准备发问,她朝我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她看到什么人了?

    答案很快揭晓,一名手里拉着一个很大的旅行箱的国字脸男人进入了我们的视线,我从侧面看去,认出正是那个叫昌哥的男人。

    昌哥走到燕姐家门口,按了下门铃,燕姐就出来了,两人聊了两句,只见昌哥在门口四处望了望,就把旅行箱打开,从里面拉出一根绳子,紧接着,一个女人从箱子里爬了出来,没错,就是爬出来的,像条狗那样。刚才本就弄了半调子,看到这场面,我下面马上硬了起来,那个作母狗模样的女人很快爬了进去,应该没穿任何衣物,头发散着,看不清模样,但皮肤白白的,身材很是正点。

    “还看!”

    瑶瑶瞪了我一眼,直到昌哥关上门,才下楼。

    说实话,和瑶瑶这么靓的女孩一起走在大街上,还是挺满足自己那份虚荣心的,不过此时的我已是精虫上脑,就想着找个地方能把她给办了。但大街上人来人往的,我还真没那贼胆,而且瑶瑶逛商场逛的是不亦乐乎,我就这么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从这个店逛到那个店,手里提的包包也是越来越多,说实话,我和娜娜一起都没这么耐心过,可对上瑶瑶,我却一句抱怨的话都没有,可能是我内心在作祟吧:等逛完了,累完了,就……操她!可我还是低估了女人的欲望,天色越来越暗,想想家里的娜娜,我有点心虚了。

    “瑶瑶,我快回去了。”

    “这么快?那不送喽。”

    瑶瑶说话间就来提我手里的包,这么小会,估计她消费了上万元,做这个,也太有钱了吧。不过这不是重点,似乎她根本没有听出我话里的意思,纯把我当成了一个拎包的了,我今天可是主要过来嫖她的啊!

    可既然她没有这方面的意思,我也不好求她吧,耸拉着一张苦瓜脸,心里想着还是回去找娜娜吧。

    “扑哧~”谁知道瑶瑶机灵的一笑,顿时看的我眼都花了,好漂亮。看着她浅笑着的俏脸,我知道有戏。

    “怎么拉?有意见拉?叫你陪人家逛会街,就嚷嚷着要报酬拉,瞧你那张脸……”

    “嘿,没有的,我再陪你逛就是了。”

    有些不好意思,只能羞赧的算是赔个不是了。我怎么突然觉得我不像个嫖客,她也不像个妓女了,到像是,一对恋人?

    和个妓女谈恋爱,越想越好笑。

    “还逛,都快把裤子撑破了吧。”

    瑶瑶这个死丫头一边说,一边伸手在我裤裆里摸了摸,一股电流马上传遍全身。

    窘态毕露,要不是在大街上,我真想把她放倒。

    “来。”

    瑶瑶拉着我往桥边跑去,然后绕到了桥下的树丛边。

    “给你泻泻火,当是你陪我这么久的报答吧,不收你钱。”

    天色已晚,但大街上,桥上还是有不少路人,瑶瑶往四周张望一下,确定这里应该还算隐蔽,这才把我裤子上的拉练拉开,一根热腾腾的肉棍一下跃了出来。一想到这是大庭广众之下,我没来由的一阵兴奋,还没来得及细想,一张温暖湿润的小嘴已经将我红红的龟头包里了起来,同时舌间也开始行动,灵活的舔拭着马眼,真是刺激。

    香津流到肉棍上显得闪闪发亮,瑶瑶也是一副陶醉的神色,很认真,很用心的服侍着我的小兄弟,从肉棍到睾丸,可谓面面惧到。我这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身前一身名牌的女孩,特别是那露出大半个的肉球,看得我直想狠狠蹂躏她。

    一阵舔弄过去,我已经爽的找不着北了,虽然只是口交,但绝对够刺激,没一会,我就感觉要爆发了,嘴里忍不住哦哦的叫嚷着,在瑶瑶松嘴的瞬间射了,大股精液喷洒在了她的脸上,那俏脸顿时被我射成了大花脸,我还等着瑶瑶给我再清理一下,谁知瑶瑶转过身去,就自顾自的擦拭了起来。我还想说些什么,但瑶瑶自己擦完后头也没回便要走。

    “我送你。”

    我问道。

    “不用。”

    突然又变的冷淡,我还真有点不适应。

    一个人慢慢逛回南河雅苑,看了眼三楼,不知道燕姐和那个昌哥玩的怎么样了,还有那个箱子里的女人。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