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九章

    发布时间:2021-05-16 00:00:35   


    自从知道娜娜和阿昌的关系后,我留上了心,我那风骚的老婆可能远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淫荡。至于淫荡的原因,我也想过很多。周巴是她前男友,为了这个男人她甚至曾寻过短见,也正是这个男人的始乱终弃,我最后才能抱得美人归。

    所以对于周巴,我起初的愤怒已经渐渐消去,到后来,我和娜娜经常会在床头提到他来助兴,虽然我一直都知道一个事实,只要周巴一个电话,娜娜必定会送上门去,但这么多年下来,与其说我已经慢慢接受这件事情,到不如说,我自己本身也在改变,我曾不止一次偷偷想象过,他们两人当着我的面做爱的情景,当时居然刺激的感觉还多一点。因为娜娜和周巴,如果除了肉体之外真的还会发生点别的什么,那早在几年前就发生了。后来的小高,虽然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大学生,但我第一次发现那些日记的时候,从字里行间都能感觉到他对娜娜是真的相当迷恋。所以当时我是有些担心的,直到后来,小高知道我有所发现后断然收手,我的顾虑才逐渐消失,毕竟只是个学生而已,至于后来通过小云得知,小高因为阿昌的原因才会对娜娜停止了动真感情的念头时,我有的只是更加放心。其实到这时候,我原本都可以不再追究了,哪怕娜娜时不时的和周巴私会,或者耐不住寂寞又和小高偷情,我都可以不在乎。但这时却冒出了阿昌这么个人,而且,如果燕姐没有骗我,娜娜和他恐怕已经是老相好了,肯定在小高之前。那他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又是在什么情况下开始的?娜娜不但和阿昌偷情,甚至还和阿昌的两个哥们也有关系,这是基于什么原因?仅仅是她性上面的需要?

    所以自从那天后,我开始对娜娜的作息留上了心,不但电话打的勤了,跑车的时候也时不时去她工作的地方转,这还真让我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就在我从燕姐那回来后的第二个礼拜,娜娜到是老时间下班,但刚回家就钻进了浴室,后来我偷偷从她换下来的衣服中翻了翻,居然没找到内裤!后来还是无意中从她的包包里发现那条内裤的。晚上做爱的时候,我假装无意的提起这事。

    没想到这骚货竟半真半假的说道:“我在网上认识个网友,贼骚的,老对我花言巧语的,上次和他赌球输了,他就要求我上一天班不许穿内裤,我觉得挺刺激的,就……西西。”我也干得兴起:“那他要是说想和你干一炮你怎么办?”

    “干就干呗。”娜娜的大眼睛狡黠的眨了几下。

    “小骚货。”我笑骂一声,就当做床头助兴的话接纳了。但我一直把这事放在了心上,后来有好几次,我提前回家的时候都发现娜娜在电脑前聊的不亦乐乎,有时候笑的也特别浪。

    通过这些日子的观察,没发现她和阿昌做过什么,到是这个网友,好象有点问题。我看的出来,娜娜经常提起这个网友,就像以前老提起小高一样,所以,趁着娜娜上班,我登上了她的QQ。很快就发现了这个叫大象的网友,听说是个三十岁的男子。

    “在单位?”大象见娜娜上线,迫不及待的发来信息。

    “我是她老公,因为经常听她提起你,所以上来认识认识。”

    “是娜娜老公啊,久仰久仰。”

    “你们见过面了吗?”我直截了当的问道。

    “只是视频过,还没见面。”

    “那你们都聊些什么?”

    “她没和你说吗?我们聊的都是男人女人都感兴趣的事。”

    “比如?”

    “哈哈,问你老婆去啊。”

    “她就和我说过上次赌球的事。”

    “哪一次?我和她赌过几次了。”原来不止一次啊,我抑制不住心头的激动,网上虚拟的聊天,让我无所顾忌。

    “就是你让她不穿内裤上班那一次。”

    “哈哈,那次啊,你老婆后来和我说很是刺激啊。”

    “还有别的?”

    “有啊,前天她又输了,结果……嘿嘿!”

    “结果怎样?”

    “她请了半天假和我裸聊了,哈哈。”大象似乎毫无顾忌,根本不在乎我的感受。但可能他不知道我听着却异常刺激。

    “你老婆很骚啊,玩起来一定很爽。”大象继续肆无忌惮的发着消息:“我看得出来,你好象也很好这一口啊,听到自己老婆和我裸聊是不是很有感觉?”一语中的,我选择了沉默。没错,今天我找大象聊天,其实就是想要打破这个禁忌,我一直都知道自己心里怎么想,只是在现实中,我始终有些心口不一。

    现在到了虚拟的网络中,我就没有那么多顾忌了,我可以通过网络,来游刃有余的实现自己那一直不敢承认的淫妻心理,哪怕有什么意外,离开网络,一切就可以立刻停止,这就是我今天的目的,我相信娜娜一定不会反对。

    就这样,我在网上和这个什么模样都不知道的陌生人大谈起我的老婆,大象显然是个中老手,时不时发一些经典的淫妻文章和图片视频过来,我和他居然也出奇的谈的来。等到娜娜下班回来,发现我和她的网友聊的那么开心,居然害羞了起来。

    就这样,没过几天,我们就一起视频,当然三人都没有露脸,而是把摄象头都对着下面,视频中的大象打着赤膊,可能娜娜的红色超短裙和黑色网状丝袜实在太勾人了吧,没聊几句大象就慢慢的把跨下的肉棍给掏了出来,尺寸真不小,和老七的有的一比!娜娜偷偷跟我说,这也是她第一次见,上次裸聊他那边没视频。

    “小老婆,对二老公的家伙满意吗?”音箱中传来了大象浑厚的声音,他现在管娜娜叫小老婆。

    “满意呀,那么凶,看一眼小妹妹就湿了。”娜娜风骚的说道,眼睛还不住往我这边瞟了一眼偷偷和我说道:“好大,插进去一定爽死了。”听的我忍不住在她肥臀上摸了一把,她到索性一屁股坐了上来,双腿一弯,露出了里面性感的黑色小内裤。

    大象估计看的眼都直了,伸手在肉棍上撸了几下。

    “小老婆,把内裤褪了,让二老公瞧瞧你的小骚穴。”大象话语间都有些激动了。

    “我不敢哎。”娜娜嘴里说着不敢,那声音却酥的腻人,听了就想操她。

    “有什么不敢的,上次聊的时候你不都脱了。自扣的时候还叫的那么浪。”

    “上次就我一人,现在人家大老公在边上呢,怕怕……”娜娜索性撒起娇来。

    “好啊,上次还自扣拉?”我在边上听着来劲,也加入了进去。“老实说,上次还干嘛了?”

    “也没干嘛,哈哈。”大象得意的说道:“就是我让干嘛就干嘛而已拉。”谈笑间,娜娜已经迅速的把内裤给褪了下来,挂在边脚上,然后两腿一张,分别跨在了凳子两边的扶手上,整个人都坐到了我的跨上。羞处顿时全部暴露,然后一手把摄象头拉近,对准小穴处。我则一把拿起早就准备好的假阳具,缓缓的插入她那湿漉漉的蜜壶中。满足的呻吟声也同时从她小嘴中发出,说不出的淫荡感觉。

    视频中的大象已经开始打飞机了,粗重的喘息声清楚的传来,配合着娜娜越来越急促的浪叫声,此时此刻,仿佛大象那粗壮的阳具并不在网络的另一头,而是真真切切的在娜娜多汁的肉穴中进进出出。

    三个人一时全部沉浸在了这异常的网络性交当中。

    “张哥,干她!操死她!”大象兴奋的粗话连连。

    我是的确忍不住了,拔出假阳具,双手拖着娜娜的大腿抬起,硬邦邦的肉棍则瞄了瞄了方向,找到目标后,没等我动手,娜娜的肥臀就狠狠的坐了下来,根本不需要我怎样,那丰满的肥臀就像装了马达般一上一下的来回运动着,我抬头望了眼电脑,上面的视频中,一根乌黑的肉棍,正被一个手刺激的异常粗壮,而下面的视频中,由于摄象头的近距离拍摄,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丰满的肥臀一下一下的吞噬着身下的肉棍。

    面对这样的刺激,我很快就觉得快不行了,只坚持了两三分钟,就精关大开,娜娜感觉到了我的爆发,一屁股坐下来,肥臀来回晃着圈,嘴里恩恩的呻吟个不停,直到最后一滴精液离开我的马眼,她才将屁股高高的抬起,同时将摄象头一起跟着屁股抬起,正流出白花花精液的骚穴,全部暴露在了大象眼里。

    大象明显也兴奋到不行了,音箱中不断传出他的叫喊声:“骚货,你老公不行了,把浪穴扒开,哥哥操你!”

    “老公,帮我拿着。”娜娜随手就把摄象头交给了我,我心领神会的拿在手里,并对准她的羞处。娜娜空出的两只手自然不会闲着,淫荡的将阴唇扒开,直到那里变成一个小洞,嘴里不停喊着操我!操我!

    此情此景,说不出的淫荡:做老婆的,正翘着肥臀,喊着网络另一头的网友操她,而我这个当老公的,正用摄象头对着妻子的羞处,方便那个不知道长什么样子的网友在另一头一边用粗话羞辱着我老婆,一边打着飞机。

    最后借助刚刚被丢弃了的假阳具,娜娜自慰到了高潮,和网络对面的大象一同攀上了灵欲的高峰!

    这次视频做爱,不止娜娜满足了,连我都有了前所未有的宣泄,那在现实中不敢面对却又内心期盼着的场景,借助着网络而出现。不用担心后果,但一样的刺激,使得我都陷入其中不能自拔。

    才接触几天,大象就变的特别了解我,知道在什么时候说什么话,我和娜娜都认为,这样的网友最适合我们了。甚至我还冒出过这样的想法,如果把大象引入到现实中会怎样?虽然娜娜最近一直没有联系阿昌,但两人的关系,一直是我的硬伤。那么,大象的出现会不会是个转机?这几天,娜娜时常在我耳边嘀咕着大象的肉棍好粗,真想试上一试。我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只笑骂她一句骚货就带了过去。我相信只要一松口,就能亲眼目睹大象的大肉棍狠狠插入娜娜的小穴。

    说实话,我还是有几分期待的,仿佛到这时候,我有些理解老七了,方玲可以跟任何人做爱,但老七始终了如指掌,这样一来,心态上似乎平稳许多。

    娜娜是个鬼机灵,看出我的想法后胆子也大了起来,经常短信电话的和大象情意绵绵的调着情,大象也是三句离不开性,娜娜经常被他挑逗的一边说着电话,一边就自慰了起来。电话做爱,视频做爱,更是成了这段时间我们的必修课。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半十天左右,经不住身体和大象的双重诱惑,娜娜就出轨了。大象和我们处于同一个市,那天下午,我接到娜娜的电话,说大象过来了,正在请她吃饭。我承认,我当时就硬了,我用屁股想也知道,今晚老婆要让别人操了!所以我问她等会怎么安排的时候,娜娜咯咯咯的嗤笑着,说晚上10点要是不回来,应该就是和他去开房了。那一晚,我在电脑前一边逛着情色论坛一边等着,到晚上10点半的时候我再次打去电话,娜娜已经关机了。再次打通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骚蹄子居然已经去上班了,恨的我心痒痒的,连开车都不想去了,我可等不到娜娜下班后再回来和我诉说,当机立断,我上QQ找上了大象,那家伙果然在线,见我上线,第一句话就是夸我老婆在床上有多风骚。

    “娜娜好骚啊,昨晚我可是用了十八班武艺才总算把她摆平。”听着就兴奋,我回道:“怎么摆平的,交流一下。”到了网上,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耻起来,居然和一个昨晚刚刚偷了自己老婆的男人交流心得,可讽刺的是这种病态所带来的感觉又是如此的刺激。特别是听到大象得意的说道,昨晚不但把娜娜的蜜壶玩了个底朝天,连臀眼最后也没有放过,还直夸我调教的好,他那么粗的肉棍居然能轻松的插进去。真是冤枉啊,娜娜的臀眼,我也是不久前才刚刚进入过,可他一个头一次见面的网友居然这么容易就得手了,真是让我情何以堪。不过想象着大象那根巨物撑开一切阻碍插入娜娜臀眼的场面,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人说来也真是奇怪,同样是偷情,娜娜和大象这一次给我带来的感受和过往大不一样,除了刺激还是刺激,再无其它。而有了这一次的亲密接触后,我们和大象的关系更上了一层楼。我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我一直期盼着他们的第二次偷情,这一次,我不但要在场亲眼目睹一次娜娜是如何跟别的男人缠绵,更要破天荒的和大象一同3P自己的老婆。这样的情景在电话,视频中,已经渲染过了不止一次。我也同样每次想到这事就兴奋异常,大象进入我和娜娜生活圈子的这半个多月来,我已经彻底忘记了娜娜出轨,和阿昌玩过变态游戏的事,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新的生活之中,我曾暗暗想过,只要娜娜和以前那些男人断绝来往,夫妻同心同乐,我可以带她走入另一个她所喜欢的世界,大象就是这个世界的领路人,而以后,可以出现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个大象,就像老七所说,只要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就没有什么好怕的。说到老七,我前几天给他打过一个电话,其实是好奇心起,就是想知道方玲的近况,老七也是明白人,不跟我绕什么弯子,把方玲和大头的事一五一十详详细细的都和我说了。

    原来,老七至尽还没有对大头动手,大头则是得寸进尺,完全把方玲当成免费妓女来用,身边一些要好的哥们,几乎都进过她的洞。而老七在工作上又故意不停的挑大头的刺。动不动就一阵痛骂,大头则在每个周末,都把一个礼拜来受的气变本加厉的全部发泄在方玲身上。

    如此循环,我真不知道到底是偷人老婆的比较痛快还是老婆被偷的更加刺激了。老七和我透露,最近大头可能干不下去,要辞职,准备靠方玲卖肉来维持生活。我就问老七准备怎么办,老七混不当回事的说道:他什么时候辞职,这游戏就什么时候结束。想想真够悲哀,我不由替大头的下场摸一把汗,同时也暗自羡慕起老七,同样是娶了个风骚的老婆,同样是戴了那么多的绿帽,这境界可真不是一个档次!

    这天傍晚,开车路过老七家,想起方玲这个骚娘们,下身挺了一挺,鬼使神差的停车,上了楼,按了下门铃,等了好一会,才有人过来开,开门的自然是方玲,可开门的姿势有点别扭,因为她正被一个男人以把尿的姿势抱着,男人的肉棍正插在她的臀眼里,而前面的小穴更是精彩,几根白色的细胶带把阴唇往两边固定住,照理说应该出现的圆洞,则因为一根假阳具的插入而被撑的满满的,假阳具是电动的,正来回在里面搅动,发出嗡嗡的声音。男人并不是老七,而是上次我见过一次的中年男子,事情真够巧的,上次他偷完方玲后被我撞见,这次更是偷到一半又撞上了我。

    “不是老七?”男子显然并没有记得我,而是询问的看了看方玲,方玲只愣了一下,就回复了一贯的风骚。

    “是老七的哥们,老五,上次赵哥不是碰过面么?”方玲说道。

    “奥……”叫赵哥的中年男子显然是想起来了,满脸的淫邪,那眼神,直把我当成了方玲的另一个姘头,不过也没错,今天过来我本就不怀好意。

    “讨厌,还不放我下来,我要招呼人家。”方玲大概自己也觉得保持这个姿势不大雅观,娇嗔着说道。

    “你不都喜欢用下面招呼么?”赵哥猥琐的对我比了个眼神,我一伸手,把门关上了。

    “老七不在家呀?”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随口问道。

    “他个死样刚出去,把自己老婆留给这个老色狼,五哥路见不平,可要拔刀相助啊。”方玲说话的时候满脸泛着浪样。

    “哎哟,腰酸死了。”赵哥没等我说话就自顾自的把方玲放了下来,自己那矮胖的身子则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给我递了根烟,自己悠闲的抽了起来。

    方玲转了个身,扭着肥臀爬到赵哥身前,伸出灵活的香舌,伺候起龟头来,一手则伸到臀后,握着即将掉下来的电动假阳具又插了回去,嘴里一边发出淫荡的呻吟声,一边认真的添拭着身前那根又细又短的小肉棍,真的,我身下的家伙差不多是正常人尺寸的话,那赵哥的东西就有点寒酸了。所以方玲在龟头上只添了几下,就一口将整根肉棍含进了嘴里,三两下就爽的赵哥敖敖叫了起来。

    我接过赵哥的烟,抽了几口,就在一边欣赏起活春宫来,方玲的嘴巴我早就领教过,完全能体会赵哥现在欲死欲活的模样。

    “奥,骚蹄子不能再吸了。”赵哥还算有自知之明,一把推开方玲的淫嘴,满脸一副夸张的神情,看来忍的挺辛苦。好不容易才消停下来。看到这一幕,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那赵哥休息会,我和五哥亲近亲近去?”方玲说话间,眉目是一贯的放荡,真是天生让人操的婊子。

    赵哥挥挥手,又对我比了个手势以示鼓励道:“你们玩着,我洗个澡去。”然后庸懒的朝卫生间走去,经过方玲身后时,还狠狠的在两片雪白的肥臀上来回拍了七八下,每拍一下,方玲都夸张的来回扭动,脸上还一副舒爽的神情。

    我早就忍不住了,没等方玲起身,就扑了上去,方玲原本就是四肢着地的母狗姿势,我从后压上,正准备拔出那根假阳具,换上我的真家伙,谁知方玲扭了几下不让我拔,我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也不客气的提枪上移,对准那个刚被赵哥开发过的臀眼,轻轻一探,就捅了进去。

    “奥,被他那根小牙签磨的魂都快没了,还是粗点的好。”

    “哪有老七的粗?”面对这么个骚货,又没别人在,我也乐得跟她语言上挑逗几句。

    “老七的粗归粗,不新鲜。整日插着同一根,再好也会腻呀。”

    “他是谁?”

    “赵哥啊?市公安局局长。”

    “啥?公安局长?”这个答案我到是吓了一大跳,我居然还能亲眼目睹公安局长操B,这世道真是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可不是么,一根细牙签,进去了都没啥感觉,还非得叫的好象被轮奸似的,咯咯咯咯。”方玲笑的风骚,我听着更是兴奋,下身加快了速度。

    “那可苦了你。”我调笑道。

    “咯咯,苦什么,什么样的男人我没试过,不过好在他有经验,法子多,每次玩起来到也不枯燥。有一次,我们想求他办件棘手的事,他说先玩个游戏,玩的好就帮忙。结果,他故意把我当卖淫女抓了进去,却偏偏找了个女警来审我,说什么要靠我自己搞定,要不然,就得真的拘留,到时候他也帮不了。把我给急的,你想啊,要是个男人审我,我总归有办法,可偏偏是个女的,我什么好话都说了,愣是没用,你猜结果怎么着?”方玲调皮的说着。

    “怎么着?难不成那女的是同性恋?”

    “也差不多,老是找借口对我用刑,拿鞭子抽的时候,两眼都冒光。我看有戏,她越虐待我,我就表现的越兴奋,最后她玩到兴起,抄起警棍就捅我下面,我开始是徉装配合,慢慢的居然被她虐出了感觉,在男人面前发浪的多了,在女人面前那么下贱还是第一次。”

    “最后……怎样!”我越听越兴奋,下面抽插的越来越快,忍不住催促道。

    “啊……最后……啊……奥……”方玲兴奋的语无伦次起来。

    “最后这骚蹄子的第一个女炮友就诞生了,哈哈。”不知什么时候,赵哥已经批着一件浴巾走了出来。

    “什么女炮友,奥……赵哥你那女警老相好可是个虐待狂,啊……啊……每次都整的人家死去活来的。”方玲说着娇羞,可臀眼却不住的伸缩,难不成说到那个女警,这骚蹄子反而更浪了?想到这点,我没来由的一阵冲动,想象着两个女人大玩SM,这可不是A片,而是现实发生在身边的事啊。龟头一阵麻麻的,我大吼一声,精液脱关而出,全部洒在了方玲的臀眼里。

    “骚蹄子,刚才说到哪来着?”赵哥好整以暇的将方玲抱在身上,上下其偶,摸的不亦乐乎。

    “说到……我被大头带到世外桃源那次。”

    “哦哦,世外桃源是个好地方啊,里面可有不少你这样的婊子呢。”赵哥边说边从桌上拿过手机,翻了几下道:“不过说到世外桃源,看看这个。”方玲只看了一眼,就痴痴的笑了起来:“赵哥有本事,她都被你玩过。”

    “哈哈,梦老头被我抓了把柄,本来是钱就能搞定的事,可谁叫他生了个这么正点的女儿呢。”赵哥说着随意,可我却听出了里面的意思!世外桃源,姓梦的老头,老头的女儿,那么正点,除了周巴的未婚妻——梦家千金梦菲儿还能有谁!没想到梦菲儿这样的绝色竟被眼前这个矮胖子玩弄过,听到这,我的下面竟隐隐有梅开二度的趋势,想不到周巴也有被人戴绿帽的一天,真是痛快!

    “那小妮子的脸蛋真是迷死人,第一次弄她的时候连肛交都不会,不过也别有一番风味,至于现在,跟你可是不遑多让了,哈哈哈哈!”赵哥说着说着得意的笑了起来,真是一物降一物,而且,听来梦菲儿早就被赵哥玩过不止一次了。

    “真的?那改天把梦大小姐带来,跟人家比比?”

    “我早就想把你们两放一块一起玩了,可惜那小妮子死活不肯有第三人在场,再说那梦老头有点能耐,也不能逼急了。”赵哥顿了顿道:“我每玩他女儿一次也得做足工夫才行。不说她了,晚上我还有应酬,打个电话催催老七,拿点东西咋这么慢,再晚点,我就忍不住在你这骚蹄子身上放炮了,到时候东西拿过来还咋玩?”

    “讨厌,让人家给你跑腿拿那些变态的东西,回来还要用在他老婆身上,亏你想得出来。”方玲风骚的打趣着,看到这,我想起了老七的话: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可面对赵哥这样的权势之人,如何掌握?看来,终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不过以老七的性子,他应该还是挺享受这种事情的,只是自己没了驾驭的能力,当一切如果朝着无法挽回的方向发展时,他又会怎样?

    我几乎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边抽着烟边欣赏着方玲这个骚蹄子在赵哥跟前不停的卖着骚,赵哥那小肉棍虽然其貌不扬,不过还是挺经战的。

    “小兄弟。”赵哥忽然对着我说道:“等会老七回来,咱们三个爷们齐点心,好好整整这个小浪蹄子。”

    “赵哥最讨厌了,你一个就快把人家整死了,还要找帮手呀。”方玲咕哝着。

    “你赵哥老喽,对付对付那些小娘皮还行,碰上你这么个骚货,一两个帮手是必须的,哈哈哈!”赵哥笑的豪迈,我也微笑的点了点头,刚想说点什么,门铃响了。

    “快爬过去给你老公开门。”赵哥话语间带着兴奋。方玲闻言,一扭腰,趴在地上就朝门口爬去,门一开,果然是老七,还扛着一个大箱子,风风火火的进来,看到我,眨了下眼,放下箱子,一屁股坐到了赵哥旁边的沙发上。

    “东西既然来了,咱们就开始吧,刚才我还跟你哥们说道,这三爷们要齐心点,不能输给这骚蹄子。”赵哥来了兴致,急切的说道。

    老七烟都没抽完,兴奋的起身,打开箱子,那是一台在欧美A片中经常看到过的自慰机器,老七把前面几截连在一起就成形了。

    “没拿润滑油吗?”赵哥说道。

    “用不着,骚蹄子别的没有就是水多,来,试试新玩意。”老七看上去比赵哥还要兴奋,还要心急。

    “你们不会弄死我吧?这玩意可不讲道理。”方玲居然破天荒的害羞起来。

    “别人不好说,你嘛,劂着屁股等着爽就是了。”赵哥熟练的找了个合适的椅子,让方玲坐在上面,双腿跨在两边的扶椅上,分别用两个红色的拘役绳绑住。

    双手举到头后,不但两手上被拷上手铐,手臂还和椅子绑在了一起,这样一来,除了可以稍微的扭动身子,就几乎失去的行动能力,这还没开始,光这一幕我就看的血脉膨胀。

    赵哥把机器移了过来,前端是一个比正常人尺寸粗大的多的橡胶假阳具,上面并不平整,有很多的麻麻点点。

    “这是美国进口的,所以这尺寸也都是按老外来的。”赵哥得意的解释道,然后将假阳具对准方玲的蜜壶,老七在后面打开机器的开关,谁知这机器居然以我在A片中都未曾见识过的速度,狠狠的捅了进去,然后高速的抽送起来。

    “啪啪啪啪……”毫无一丝喘息的机会,粗大的假阳具不但尽根没入,连后面的杆子都进入了少许。几乎在开关启动的同时,方玲就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浪叫声,完全没有伪装的翻起白眼。

    “关掉,太快了,没对好距离。”赵哥赶紧喊道,老七这才反应过来,迅速关掉了开关,可就是这么十几秒的时间,方玲仿佛刚被人轮奸过一样,两眼无神的躺在那喘着粗气。

    老七一下急了,可幸好方玲休息了两分钟就恢复了原样,满脸骚浪的说道:“怎么这么快,下面都快裂了。”

    “距离太短,插的太深了,杆子都进去了好多,又是五档,能不厉害嘛,嘿嘿,小骚货,知道厉害了吧?”赵哥见方玲无恙,也松了口气。

    “你们坏死了,用坏了以后看你们用什么,不过刚才好刺激啊,要是那样插个几分钟,我肯定昏死过去。”方玲死里逃生,居然还意犹未尽。

    “小兄弟,来啊,不会因为我在放不开手脚吧?”赵哥到还算平易近人,竟然还招呼起我来。

    这下我当然不再客气,下身早就再度有了感觉,趁他们两人调整机器,我走到方玲身后,两手分别摸上了她的肉球上,原本就丰满的肉球因为躺着的缘故更加迷人,两个乳头因为刚才过于刺激的关系特别饱满,真是手感十足。方玲仰着头,妩媚的挑逗着我,好风骚的嘴唇啊,看的入迷,我一低头吻了上去,哪里还管这张淫嘴含过多少男人的肉棍,只顾着舌吻肆虐起来,方玲的水真多,不止下面的淫穴,上面的小嘴也一样,香津不停的溢洒出来,带着淡淡的清香。谁说滥交的女人身上都不干净,方玲算的上千人骑万人插了吧,可这小嘴却如此诱人,我大口大口的吸吮着她的花露,好不甜美。

    “奥……”随着一声底呼,两嘴分离,原来老七和赵哥已经调好里机器,依旧粗大的假阳具开始慢慢进入蜜壶,再慢慢抽出,由于速度缓慢,所以可以清楚的看到阳具抽送时翻出的层层嫩肉。赵哥率先将肉棍送到方玲嘴边,刚刚和我舌吻过的小嘴马上一口将那虽然勃起,但尺寸有限的小肉棒含到了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这副淫糜的场面看在眼里,心中仿佛烧起了一团火似的,我迅速走到方玲的另一边,也将肉棍送了过去,方玲不会厚此薄彼,马上就含起了我这一根。

    “骚蹄子,自己老公那么大的肉棒不要,为什么偏偏要我们的?”赵哥调戏道。

    “你们的好吃呀,咯咯。”方玲娇笑几声,伸出舌头在两个靠近的龟头上左右添弄。

    “好你个骚婊子,当着老公的面夸别人!”老七两眼泛着兴奋,动了下开关,机器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接近正常人做爱的平均速度了,可那尺寸比正常人的大多了,所以方玲马上咿咿呀呀的呻吟起来,嘴巴上明显有写心不在焉了。

    赵哥见状,回头从箱子里掏出一根细细的电棒,走到方玲跨下,一手将她的阴唇翻开,一手打开电源,对着那早已勃起的嫩豆电了上去。

    “奥……奥……”方玲断断续续的大叫起来,赵哥每电一下,都能换来一阵淫叫。这样玩弄了十几分钟,几人都到了亢奋的状态,特别是赵哥,机器的开关被他越调越快,直到调到一开始的最快档,方玲开始飞了,虽然不像一开始插的那么深,但粗长的阳具以那么快的速度抽送,方玲没坚持几分钟就缴械了,再加上电棒的刺激,方玲不但被机器送上高潮,更是被干到失禁,最兴奋时,满屋子都是她的淫叫声,可机器就是机器,他不会有感情,也不会射精,更不会硬不起来,只要有洞它就钻,先是肉穴,接着就是臀眼,两个洞被这台没有思维的机器干了个遍,干臀眼时,我们三人轮流骑在上面插着蜜壶,享受下和机器一起干女人的感觉,果真很刺激。

    就这样,最后,方玲在我和赵哥还有一台机器的蹂躏下乱了方寸,没有了一开始的气定神闲,变的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放荡,身上的三个洞几乎一刻也没有休息过。但人不是铁打的,面对这么个需求无度的骚货,我和赵哥渐渐不支,眼看要喂不饱这骚蹄子的时候,老七在最后关头加入了战场,这本钱大就是不一样,方玲马上被操的翻起了白眼,特别是老七和机器合作,一个骚穴一个臀眼,那简直就像是两台装了马达的机器,操的方玲哭爹喊娘,我和赵哥休息了片刻又加了进去,三人一机,越干越是兴奋,一直到了天黑,几人还没过瘾,特别是方玲,全身被射的一塌糊涂了还不住的卖骚,最后老七豪迈一声,让方玲只穿一件风衣就出门了,美其名曰搞野战。

    我射了好几次,已经全身乏力,再没力气陪着他们折腾,抱歉了几句,就驱车回家了,回家前看到赵哥和老七也下来了,老七在门口望了望风,赵哥就拎着根绳子出来了,绳子后面牵着的自然是方玲,套了件风衣的她,扭扭摆摆的跟在两个男人身后爬上车子,扬长而去,这一晚,不知又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这么刺激的群交我是头一次参与,比起上次和老七一起操弄方玲还要刺激的多。

    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晚上八点,开门,进屋,马上听到了女人的叫床声,这声音除了娜娜还能有谁?她居然公然带男人回家偷情?不知道我会回来吗?我急促的冲进卧室,里面,一个男人正骑在一个女人身上肆意的抽送着,女人夸张的叫床声,和风骚的床上表现,正是娜娜,而那个男人,我也一眼认了出来。

    “奥,我老公。”发现了我的存在,娜娜一边呻吟一边说道:“这是……大象……奥……”

    大象?他就是大象?我脑子一下清醒了过来,我知道,我被下了套!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