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十章

    发布时间:2021-05-16 00:00:38   


    床上,男人正压在娜娜身上做着活塞运动,内裤,胸罩,凌乱的扔在四周。

    “奥,我老公。”发现了我的存在,娜娜一边呻吟一边说道:“这是……大象……奥……”说话间,娜娜硕大的眼睛狡猾的闪烁着,有些做贼心虚的望了我一眼,如果不是我提前知道了这个骑在她身上的男人是谁,恐怕我也不会留心上这些小细节。

    大象,不,应该叫阿昌!回头看了我一眼,微一错愕,下面的动作也同时停了下来。我并不是个反应很快的人,但此时阿昌的出现,而且是以网友大象的身份出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这半个多月来的事就是一个套,一个针对我所布下的套,而我也毫不怀疑的往里钻了,结果就是,阿昌,这个娜娜交往已久的姘头,此时当着我的面公然在我的床上骑着娜娜。阿昌是见过我的,第一次是我去找瑶瑶的时候,第二次是同一天的下午,因为一个女人的关系,老七和阿昌发生矛盾,我中途赶去的。所以我认为他一定记得我,从他错愕的眼神中我也能发现这一点。

    “张哥吧,我大象,嘿。”阿昌应该是见我面无表情,下身挺了两下,就拔了出来。娜娜一把抓过被子盖在身上,注视着我,三人一时没了声息。

    我不知道这个套是娜娜想出来的还是阿昌授意的,不管怎样,我感觉到了屈辱,我的娇妻娜娜,勾结着自己的姘头给我合演了这么一出戏,戏也唱到了高潮处——姘头直接上门!在这出戏开唱之前,我才刚刚知道娜娜和阿昌的关系已经维系了很久,可就在我试图进一步了解他们关系的时候,大象突然出现在了我们的生活中,而阿昌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当我以为大象的出现满足了娜娜的需求,以后的生活可以由我掌控的时候,阿昌公然出现在了我的家中!不得不说,娜娜太了解我了,我的性格,我的癖好,我的弱点,都了如指掌。她一步一步的让我有理由的,甚至是赞成的支持着她由裸聊一直到出轨,让我和大象的关系变的越来越融洽,更让我在这几天中无限期盼着她和大象的第二次出轨。一切都安排的天衣无缝。

    “张哥我们好象在哪见过吧?”阿昌毕竟老练,试探着问我。

    “有吗?老哥我可不记得了。”虽然他要年长几岁,不过既然都这么叫了,我也就不客气了,但我尽量保持着镇静。可看到阿昌粗壮的肉棍缓缓从娜娜体内拔出时,一种淫糜的气氛压得我无法静心,下面的家伙不听话的翘了起来。娜娜看着我抿嘴一笑,花枝招展的扭了几下,肥臀一挺,把身前即将离开的肉棍一下吞了进去,嘴里发出阵阵酥人的叫床声。

    但我除了心底暗骂一声骚货,也别无他法,眼前这对奸夫淫妇可是在我的授意下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到我家里公然偷情,此时揭破,我无法想象局面会朝何种方向发展。而且,娜娜恐怕早已被阿昌玩过无数次了,少了今天这一次,真是微不足道!

    相反,我现在最急需明白的不是娜娜被他玩过多少次,而是娜娜对他到底什么态度,只是肉体上的需求?还是精神上的出轨?又或是其他我所不知道的关系?

    相反也一样,阿昌对娜娜又是什么态度?这才是我最关心的。

    床上的阿昌被娜娜的骚浪挑逗到来了兴致,也顾不得我在场,重新操弄了起来。

    “张哥,娜娜浪了,我先替你收拾了她不介意吧?”阿昌用那一贯的语气询问道,平时在网络上,我们就经常这样开着玩笑,可现在,他真的压在了娜娜的身上!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目睹娜娜和别的男人交合,原来,在别人的身下她是一样的浪荡,虽然在我的预料之中,可现实和想象真的是有区别的,区别就是——现实比想象要刺激的多!

    “她可不是说收拾就能收拾的。”我说的是实话,在床上,娜娜简直就是索求无度。

    “那可未必哦?你没看到刚才她被我插成什么样。”阿昌眼睛一瞟,我顺着望了下他们身下的床单,那里早已湿的一塌糊涂,仿佛撒过尿一般,看来在我回来之前,已经错过了一场好戏。

    “就知道在我老公面前吹牛,拿出点真本事出来,真有能耐,操我半小时不许停,而且速度不能慢。”娜娜发骚了,我从她迷离的眼神中看出了她的欲望。

    阿昌可能等的就是这句话,动了动身子,调整了下位置,双手抓在娜娜修长的美腿上。

    “只要你老公同意,我就干。”阿昌万事具备只欠东风。

    “我说了算,我要你——当着我老公的面搞我!”没等我说话,娜娜自顾自的说了起来,眼睛骚浪的看看阿昌又看看我。阿昌也没再婆妈,对着眼前的淫洞真的以不慢的速度抽送了起来。由于站的很近,我能清楚的看清那根粗长的家伙悠然的在娜娜的体内进进出出,娜娜很快送上了一连窜银铃般的叫床声,我看到阿昌很得意,那是一种自己的成果终于被看到的得意,几分钟后,两人已经没有了起初的矜持,阿昌开始加速抽插,双手也不老实的在娜娜的全身巡游,而娜娜水蛇般的身子则不主的扭动,两人的配合是如此的娴熟,仿佛他两才是真正的两口子,正在炫耀的做爱给我看?

    “哎哟……不行了……你怎么跟铁似的那么硬……啊啊……啊啊……当着人家老公的面操我……就……就那么爽吗?”娜娜舒服的语无伦次。

    “我看你才爽吧,自己老公在边上看着,就骚的这么厉害,你个浪蹄子,活该被我的大棒捅死。”阿昌脸不红心不跳的干了十分钟,说话开始肆无忌惮。

    “捅呀,有本事当着老公的面捅死我!啊……啊啊……啊……”娜娜扯着嗓子叫道,可这样只能激起男性的征服欲,别说阿昌了,连在一旁观看的我都蠢蠢欲动,果然,阿昌两手分别捏住娜娜饱满挺立的乳头,两个手指来回转动,把弄着,下身也毫不含糊,啪啪啪啪往里直顶,湿漉漉的羞处显得不堪一击,自始至终都没有放慢过速度,我真是自愧不如。

    将近三十分钟不停歇的操弄,娜娜的叫床声响彻了整个房间。阿昌似乎还有余力,一顿猛插后,忽然起身,后退,任由大张着双腿的娜娜来回颤抖,只见那一塌糊涂的小穴一张一合,一股淫汁忽的喷出,也把娜娜瞬间带上了高潮,全身不住的抖动,淫汁喷了三四下才停止,娜娜整个人瘫痪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原来那么骚浪的娜娜也会被别人插成这副可怜样!而且更悲哀的是,阿昌对娜娜身子的了解是如此的透彻。我怔怔的盯着床上的娜娜,条件反射似的扑了上去,掏出硬邦邦的肉棍,对着那一片狼籍的羞处,稍一用力,就整根滑了进去,里面显然还回味在刚才的高潮中,两侧的嫩肉正来回收缩,刚一进入就夹的我大呼痛快,层峦叠嶂,从龟头到根部,一律被刺激的不行。而且,里面软乎乎的,却湿润异常,仔细一看,洞口正慢慢溢出一股白色的精液,刚才阿昌还没射,不难想象,这些精液是在我来之前就射进去的,越想越刺激,我开始来回抽送。同时对上了娜娜妩媚的目光,那骚样,看的人淫欲大起,一想起刚才在阿昌跨下的淫荡模样,我也学起阿昌,一上来就快速抽动,可敏感的男根没动几下,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龟头一热,扑哧扑哧的,我居然射精了,前后没到一分钟!射精时的刺激让我流连往返,可当着奸夫的面,我居然连一分钟都没坚持到,明明之前在老七那射的有气无力,可一回来,面对这等场面,却让我如此不堪!

    娜娜显然很不满意,肥臀前后耸了几下,确认我已经射精后才停了下来。

    “太刺激了。”我只能说出这么一句话。

    “刺激吧,老公。”娜娜收回不满的表情道:“以后让大象教你几招。”我尴尬的笑了笑,把半软的肉棍收了回来。

    “还有谁没过瘾,本姑娘这里可是会吃人的。”娜娜骚骚的喊道,可我清楚的看到她的双眼是对着阿昌的,也难怪,我已经射了,能满足她的只剩阿昌。

    看的出来,阿昌的肉棍还和铁似的那么硬那么直,也难怪娜娜看的流口水,这可是一根足以收拾的她满地乱滚的凶器啊。这么多年来,我清楚的知道这样一根凶器对于她来说是多么重要,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有这样的本钱,绝对能让娜娜安心的做我的美娇妻,羡慕死一大批窥视着她美色的男人。

    “你们先玩吧,我洗个澡。”这么快就泻了,我始终有些尴尬,一个人走进了浴室。从这会的交往来看,阿昌的性能力的确很了得,至于人嘛,接触不深,可抛去提前知道他是阿昌的身份,总的来说,还是和我印象中的大象差不多,那么,我能把他当作大象来看吗?之前我一直计划着,如果大象还可以的话,并不介意他多享受娜娜几次,而此时的我也不得不承认,我是有淫妻心理的。

    淋浴的水没能将我内心的欲望浇灭,反而让我有一种冲动,就是出去对着阿昌说:我早就知道你们的关系,说说你们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然后……我们一起操她!

    变态也不过如此吧?可我内心从来不承认自己是变态,就算变态,也要像老七一样,做一个有能力的变态!娜娜一定是爱我的,不然,当初她也不会看上我这么个相貌普通的小子,而如今她一再的出轨,究其原因,恐怕还是出在我身上吧,我不能像阿昌那样,气不喘的猛插她半小时,一直插到她喷出淫汁,在床上我是满足不了她的,最近还好,方玲,瑶瑶,燕姐,在这些女人身上,我已经长进不少了,可说到前几年,再对比下刚才阿昌的架势,我真是无地自容,记得起初得到娜娜身子那会,两三分钟那是经常性的,而且两三分钟里还是两分钟前奏,到了第三分钟,娜娜肥臀一摇,我几乎就扑扑的缴械了,与其说娜娜对周巴余情未了,到不如说是我那方面的不足,将自己的女人推向了别人跨下。想到这,我竟有些自责,想来,人的变化真够快的,只是……想起上次娜娜被阿昌用箱子装着带到燕姐那,还用绳子牵进去,甚至和阿昌的哥们一起轮奸她,这事,我始终有些纠结。

    洗完澡,我居然急切的想知道他们现在玩的怎样,人的心态,真是古怪。

    大厅没人,但我们的卧室里却传来了叫床声,好家伙居然干到里面去了。我急色的走进卧室,发现叫床声是从电脑里传来的,这对奸夫淫妇居然一边看着A片一边做爱,只见娜娜双手趴在电脑桌上,两腿笔直的微微张开,正来回的耸动,阿昌站在她身后,光翘着一根肉棍,也没啥动作,正享着无边艳福。看到我进来,两人不约而同的望向我,眼中已经没了不好意思的神情,我自然也不能太过拘泥,走上前一看,电脑中一男一女的姿势和他们一模一样。

    “他非要和电脑里同步,说什么早就想找个女人和电脑里一样做,可即使花钱找小姐人家也不干,坏点子真多。”娜娜兴奋的说道。

    “今天可算如愿了,小姐不肯干,还有你嘛。”阿昌得意的说着,可恶,把我老婆说的好象连小姐都不如。我本来也想上去让娜娜给我吸吸,可她非说要按电脑里的来,看他们玩的那么认真,我也不和他们较真,就在一旁欣赏起来,他们果然按照电脑里的视频有样学样,电脑里干多久,他们就干多久,我再次佩服起阿昌,吃什么长大的?插了这么久都不射,不过这到是美了娜娜,电脑中姿势换了一样又一样,侧面的,正面的,背后的,什么都有,可就是不出现第二个男人,我已经硬的跟铁棒似的了。

    就在这时,看到电脑中的一幕我傻眼了,只见男人躺在地上,一根乌黑的肉棍插在女优的臀眼里,而女优大张着双腿,我原以为第二个男人要登场了,没想到进入画面的是一只大狼狗,三两下扑到了女优身上,狗鸡吧连挺几下,狠狠的捅进了蜜壶中。

    “家里有狗吗?”正躺在后面插着娜娜臀眼的阿畅调戏道。

    “讨厌死了,老公你来代替那只狗。”娜娜风骚的喊道。我愣了一下,因为我条件反射的想象起了电脑中的那一幕,可还没来得及多想,面对娜娜大腿中间那处诱惑,我总算有了用武之地,悻悻的奔上前,对准那处已经狼狈不堪的肉洞,深呼一口气,缓缓插了进去,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我没再冲动,可刚准备缓一口气,下面的阿昌已经动了起来,清楚的听到了啪啪啪啪的撞击声和娜娜淫荡的呻吟声,而且明显比之前的速度快的多,娜娜几乎瞬间把声音提高了好几倍,没办法,这中间夹着的是我的老婆,我可不能丢这个脸,龙潭虎穴我也得闯,于是我开始加快速度,试图跟上阿昌的节奏,可他实在太快,我只能勉强保持他两下我一下的频率,可这已经够娜娜受的了,前后夹击,相信任何女人都是很难抵抗的,淫荡如方玲也是在老七和我的夹击下丢了魂。

    阿昌越插越快,可他明明插着臀眼,娜娜的蜜壶却也加速收缩起来,直夹的放慢了速度,刚射过照理说感觉来的慢,可面对这副情景,我却差点又出了丑,只得将肉棍放在里面休息,阿昌就不一样了,双手微微抬起娜娜的肥臀,肉棍像装了马达似的,噼里啪啦的乱捅一气。娜娜摇头晃脑的大声呻吟着,就在我面前,离我这么近,我能清楚的看到她如痴如醉的表情,可惜这些都和我关系不大,他是被另一个男人,从后面插着屁眼,插成这样的。

    阿昌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到了前面,两个手指已经摸上了娜娜的阴蒂,那颗异常饱满的嫩豆,是娜娜淫乱的根源,只见阿昌捏着那颗嫩豆来回揉捏,没几下,娜娜就叫的更加疯狂了,仿佛被人轮奸似的,有时候看比做更刺激,现在就是,明明我都没怎么动,可下面就是热的不行,连动都不敢动,好象一动就会泻一样。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阿昌了,他抽送的速度丝毫没有变慢,我现在真想看看娜娜的臀眼成什么样了,怪不得以前都不让我插后面,经常被阿昌这样暴臀,不松就怪了!

    感觉到口干舌躁,可却格外的兴奋,我从来没有见过娜娜这副模样,可我知道她现在很爽,她把阿昌带进我们的生活难道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一点?这有这样插她才会爽?我也……好刺激,对上方玲都没有这样敏感过。

    “啊啊啊……啊啊啊……天哪……别插了……奥……奥……要暴了……我被插暴了……啊……老公……救救我……你老婆要爽死了,如果前面再来一根,我……就死了……啊啊啊啊!”娜娜撕喊着,连声调都变了,阿昌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不停肆虐着!

    “扑哧!”只见娜娜拉直了身子,尿道口哗啦一声喷出大股尿液,她爽的失禁了,翻着白眼,不住的颤抖着。阿昌这才停了下来,但并没有拔出,我以为结束了,可阿昌居然只停了几秒钟,就再次插了起来。

    “张哥,一起干她,这时候她最敏感,一起送她上天堂!”阿昌大喊一声,原来他也满头大汗,兴奋不已。

    说实话我有些不忍,娜娜已经爽到家了。

    “一起啊,这骚货最喜欢这样了。”阿昌再度催促道。

    我这才一狠心,啪啪的抽送起来,兴奋!刺激!我用上所有的力气,跟上了阿昌的节奏,他一下我一下,配合的天衣无缝,可就苦了娜娜,还没从刚才的高潮中缓过劲,却又面临着两人的夹击,很快,叫床声又响了起来,已经有些嘶哑。

    她已经爽到不行了!没几分钟,居然迎来了又一次高潮,刺激的她整个人都瘫到了阿昌身上,几乎在同一时间,我敖敖的乱叫几声,下身忍不住喷了出来,洒在了她的体内。阿昌也到了临界点,见我抽出家伙,在后面拍了拍娜娜的肥臀,娜娜无力的趴在地上,但肥臀却高高的翘起,阿昌双手一扶,猛插了百来下终于不支,精液尽数喷到了娜娜的臀眼里,拔出的时候,屁眼都成了一个合不住的小洞,和小穴一样,不停的流出白花花的精液。娜娜整个人伏在地上,只翘着肥臀,真是说不出的放荡淫糜!

    娜娜是满足了,可我却累到不行,这几个小时前才刚从方玲那个骚蹄子身上下来,这会又是娜娜,射精后的肉棍疼的厉害。

    娜娜本来提议三个人一起睡,可被我拒绝了,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不管怎样娜娜晚上只能和我睡,所以阿昌只能睡客厅。折腾了那么久,我很快就睡着了。

    我睡觉一向很死,一般都是一觉到天亮,可今天,到了半夜我就迷迷糊糊的醒了,一伸手想抱娜娜,却空空如也,仔细一听,客厅里有西西索索的声音,突然回过神来,阿昌在客厅睡呢,娜娜又去送B了?

    我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轻轻拉开一条缝,客厅只开了盏台灯,有点暗,但我还是能看到打地铺的阿昌下方,被子拱起了一片,这骚蹄子正在给他口交!

    “奥……奥……”阿昌忽然怪叫两人,泻了?果然,从被子里钻出来的娜娜嘴角还在渗出乳白色的精液,但很快就被她那灵巧的舌头添到了嘴里。

    “这次快多了。”娜娜说话了,说明她把精液全吞了下去!

    “废话,药性早没了,为了在你那王八老公面前露两手,我可是豁出去了,早知道他这么没用,我不吃都行。”阿昌轻声说道,原来白天他吃药了,怪不得干起来那么猛,我还在担心娜娜长时间和他在一起,肯定被他干坏了呢,看来像老七那样的猛人毕竟不多啊。不过听了他的话,我还是对之前自己的表现有些懊恼,发挥太差了。

    “就是要显出差距嘛。”娜娜说话的语气无比风骚:“这可是好不容易才让你来家里操的,以后你还想不想呀,这点罪也不肯受。”

    “骚蹄子,我要操你,随时都行。”阿昌言语间异常的得意。

    娜娜整个人躺在阿昌怀里,撒娇似的动了几下粉拳:“你厉害,我就是专门给你操的,行了吧。昌哥一句话,娜娜就是你的了,谁让我离不开你呢,冤家!”

    看着两人情话连连,我有些不是滋味,当着我的面操我老婆,也就罢了,可看这情形,娜娜似乎对阿昌颇有好感,言语间一点不像一般的炮友。

    “不过……”娜娜话锋一转:“你打算什么时候把那事搞定了?”

    “你看你,又急了吧?早跟你说了,这事急不得,一不小心就会吃不了兜着走!”

    “我不管,你最好早点处理好,记得你答应我的事,还有我的那些照片,要全部还给我,丢死人了。”

    “丢什么人啊,做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丢人?”这些话听到我耳朵里,又像是一颗炸弹,他们在说的事情我不清楚,可能与我有关?我不知道,但娜娜很在意是一定的!还有一点,照片?怎么又是照片!

    难道阿昌是用那些照片威胁着娜娜?而娜娜跟他只是虚与委蛇?想到这,我来了精神,只要把那些照片拿回来,娜娜就可以和这个阿昌扯清关系了,然后我们可以重新找个"大象",往后的日子就美的多了,就像老七那样,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说不定,还可以跟老七方玲大被同眠呢。

    但是,娜娜和老七恐怕已经认识了很久,几年的时间,保持关系的原因都是那些照片吗?我希望是!即使是一相情愿,至少给了我最近这么多荒唐事一个明确的理由,一个明确的目标。

    这时,娜娜准备进屋,我赶紧趴到床上继续装睡,脑中则不断想着,自己该不该跟娜娜问个清楚,然后夫妻两人同心协力,一起找回那些照片。想着想着,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醒来,阿昌已经离去,娜娜正在做早餐,昨晚的一切都如在梦中。本来准备找个机会和娜娜把话说开,可出了点意外,一个朋友要去北面出差,叫了我的车,这个朋友出差要跑好几个地方,所以算是包下我的车,到了那地还得四处跑,曾经接过一次。大概得花上差不多三天时间,都挺熟的了,我不好推脱,征求了下娜娜的意见,答应了下来,说好下午就出发,所以早上娜娜上班后,我就打了个盹,休息一会。

    大概十点左右,又接了个电话,是燕姐的。

    “今天是给你拉客来了哟,”可能是职业关系,燕姐说话始终酥人的很“你上次不是中意阿昌那个良家少妇么?刚才他打了个电话过来包我出台,我随口问了句,那个赔钱货也在,有没有兴趣啊?”我一下又镇住了,燕姐嘴里的那个赔钱货不正是我的老婆娜娜么!她不是上班去了吗?怎么又跑阿昌那去了?昨晚还没被干过瘾?又或者……是知道我要出远门?我估计是后者,搞不好刚一出门她就给阿昌打电话汇报去了。昨晚还在想娜娜可能是因为照片的关系受阿昌的胁迫,可现在看来,恐怕我不知道的事情还太多太多。

    “有啊,怎么弄呢?”我故做姿态道。

    “一起去呗,我就跟阿昌说今天是你包我出的台,我们一起过去,到时候你们一人出一半钱得了,阿昌变态的很,多个男人一起玩,搞不好他还高兴呢!”我沉下心来想了想,道:“这样吧,人多我不太好意思,有没有办法让我看看?看看就行,那一半的钱我照付。”

    “看看?什么意思啊?”

    “就是……你们说的那个赔钱货……可能是我以前的一个同学,我怕见了面太尴尬,所以……嘿嘿……”

    “奥……这样啊,老同学,怪不得这么感兴趣,正好,那你赶紧过来,阿昌在等那个赔钱货,大概要11点多到那,你赶紧过来,我们先去,安排安排。”一听燕姐这么说,正好!娜娜和阿昌之间的事瞒的太好,只有在暗地里,才有可能知道真相,想到这,我赶紧给包我车的那朋友打了个电话,说有急事实在走不开,还给他顺便介绍了个同僚,事情搞定后就马不停蹄驱车赶往南河雅苑。

    到了楼下,远远就看到了燕姐,虽然年近三十,但白暂的皮肤看上去十足的水嫩,戴着个大大的墨镜,披着长发,很是动人,上身只批了个披肩,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红色的纹胸,纹胸还似乎很小,几乎包不住她那对肉球,稍微用力动就下,可能那两个乳头就会露出来,这穿着,看着就让人有欲望,更别提下身的短裙子和黑色网袜了,这样的女人,一般在大街上看到的话,脑子里第一反映肯定是:这是个鸡!

    燕姐上车后,直接坐在我边上,一股香气迎面扑来,令人流连往返,短裙下,因为坐着的缘故,粉嫩的白腿露出了大半,只要往里稍一注视,就能目睹那裙下旖旎,不知道穿没穿内裤,这一想法很快冒了出来。

    “瑶瑶呢?”我忽的冒出一句,说实话,真挺想她的。

    “在家呢,我出来那会,她还被两男人夹着在那浪叫呢,连我出去了都不知道,昨晚被搞了一夜,早上又继续,早晚操死她,咯咯。”燕姐随意的说道。

    可就这一句话,我听着居然就硬了!想象着两个大男人把她夹在中间,双洞齐开的模样,好不刺激!

    “这么……厉害啊。”

    “那是,她那小骚蹄子,动不动就两三个一起,也不怕搞坏了,年轻啊,”燕姐说着又咯咯咯咯的笑了起来,顺着她的目光,我发现我的裤裆居然翘的老高。

    燕姐也够豪放,伸手就摸了上去:“上次没好好弄,改天我和瑶瑶一起陪你?

    我帮你好好折腾折腾那骚蹄子?”

    “好诶,奥……”燕姐真够迅速的,三两下就拉开拉练,小手已经抓上了我的男根,带来阵阵酥麻。随着纤细的小手有技巧的抚弄,我差点连车都开不来了,可燕姐足足摸了好几分钟,摸的我差点射出来,这才收手。

    很快,我们来到了郊外的一座别墅里。

    “阿昌住在这?”我惊讶的问道,因为这里实在太豪华了,阿昌要能住的起这,我真得刮目相看,另外还得仔细思索下娜娜是不是因为钱才跟他的。

    “他哪住的起这,这是梦氏集团的一个别墅,平常一般都没人来,空着,不过阿昌知道别墅的钥匙放哪,所以时不时过来享受下,他也带我来过一次,所以我也知道那钥匙,这种房子,可不是一般人能住的起。”

    “不会出事吧?”

    “不会,梦家的人一个月最多来一次,这个月已经来过了,所以安全。”

    “我把车停哪?停个隐蔽点的地方吧?”我担心娜娜认出来。

    “那就停到对面,我们走过来。”于是我将车停到远处,和燕姐一起走进了别墅,钥匙在门上的窗台上,我抱起燕姐,她一把就把钥匙抓了下来。开门后,燕姐说以防万一,又把钥匙放回远处,才进门。

    里面果然豪华,燕姐走在我前面,包里在裙子里那丰满的屁股随着双腿的摆动正来回的扭动着,真是勾死人不尝命。之前被挑起的欲火迅速燃烧了起来,一个跨步上前,伸手就摸上了她的肥臀。燕姐轻声叫了一声,但马上就停了下来,随着我的抚摸,自己在那来回的扭动,说不出的风骚。

    我伸出另一只手,一把掀开她的短裙,因为我刚才摸的时候已经感觉到,里面光滑的很,应该没穿内裤,果然,裙子下就是一个光溜溜的,雪白丰满的肥臀,我更加来劲,整个人压上去,隔着裤子就在她的股沟里摩。

    “内裤都不穿。”我激动的说道。

    “这就是来挨操的,穿不穿有啥区别?”

    “你就不怕路上被人发现有个不穿内裤的骚货,当场干你啊。”

    “干好了,干完给钱就行。”

    “你做这个几年拉?”我随口一问。

    “几年啊?我想想……23岁结的婚,24岁开始做的。快6年了吧。”

    “结婚?”我一听有些惊讶。

    “干嘛?我就不能结婚了?那时候年轻,喜欢玩,结婚了还是收不住性子,喜欢找一夜情,结果玩出火拉,被老公捉奸在床,还一捉就捉了两顶帽子。”燕姐扭着肥臀继续道:“我可冤枉哦,那次真是我第一次和两个男人玩,屁眼也是头一次让人开荤,就让逮个正着,没办法,他二话不说就要离婚,就这么离了。

    “后来呢?”听到燕姐说她前夫一发现戴绿帽就离婚,不由想起自己。

    “后来?玩呗,玩了半年多,看着顺眼就上床,那会少挣老多钱了,后来没钱了,又没啥能耐,只能出来卖,幸好身体上有些本钱,就进了世外桃源,干到现在。”

    “不行,我干一次。”听着兴奋,我就准备脱裤子。

    “哎呀,11点了,他们快来了都。”一看时间已经11点出头,阿昌和娜娜可能就快到了,想到这,我只能收拾起欲念,找了个卧室准备躲起来,这里屋子实在太多,这个卧室的位置相对来说是最方便的,窗子较多,所以从里往外能看到大部分的客厅和部分的角落。我让燕姐等会尽量拉着他们在客厅里玩,而且还和她撒谎说,我怀疑我那老同学可能和阿昌有些个秘密,希望她能稍微试探试探,燕姐不疑有他,一口就答应了。

    这时,外面有了动静,燕姐示意我小声,她去看看什么情况,一分钟之后她就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糟了,梦家的人来了,赶紧躲起来,你躲里面,我躲厨房里,别出声,他们应该待不了多久。”燕姐说完就朝厨房跑去,我也赶紧早卧室里四处看了看,最后躲进了衣厨里。

    几分钟后,我听到了有人进来的声音。

    “大小姐,我们在外面等你。”是一个浑厚的男声,至于他口中的大小姐,梦菲儿?我忽的想起她那绝美的容颜,以及赵局长手里的照片,下面竟又硬了起来。周巴那个王八蛋也有戴绿帽子的一天!

    可正想着,我感觉到卧室的门被打开了,梦菲儿进来了?心不由砰砰乱跳,要是让她发现会怎样?外面一定有好多她的保镖,恐怕我会被他们抓到公安局里当成贼关起来吧!想到这,我不由有些后悔起来,这可是私闯民宅啊,只能祈祷她赶紧离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可就在这时候,唰的一声,衣厨的门被打开,我吓的整个人都抖了一抖,张眼看去,站在我面前的果然是梦菲儿,梦家的千金小姐,同时也是周巴那个王八蛋的女友。

    可此时的梦菲儿一手放在衣厨的门上,另一只手则提着一个性感的蕾丝胸罩,全身……一丝不挂!精心打扮过的头发优美的批在肩上,绝美脱俗的脸蛋几乎没有化妆,可却比任何化妆过的美女都要令人神往。再往下,丰满胸部,平坦的小腹,修长的美腿,以及那个可以让任何男人神魂颠倒的倒三角地,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

    我有些嫉妒,周巴这种人怎么就能拥有这样的女人?而且拥有这样完美的女人后,为什么还要勾搭我的老婆?这一切都让我心中不茬!

    从梦菲儿的眼中,我看到了惊讶,可这一切都只持续了几秒钟,我知道外面还站着她的保镖,一旦他们进来,我就等着进公安局吧!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