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十二章

    发布时间:2021-05-18 00:00:15   


    从楼上下来的只有两个人,阿昌和燕姐,其中阿昌边走边穿着衣服,似乎……要出去?

    “你就陪陪我那两哥们,钱少不了你的。”

    “昌哥早点回来哦。”果然,这该死的王八蛋要出门,走之前还不忘在燕姐的肥臀上过把手瘾。燕姐看着阿昌离开后,就急忙往我这屋子走来,看着身下的梦菲儿,我赶紧把微微打开的房门关死。

    “阿昌走了,要不要一起上去?怎么不开门?”燕姐在门口推了几下,问道。

    “奥,我怕她认出来。”我慌张的说道,身下的梦菲儿脸蛋发烫,正重重的喘着粗气,大大的眼睛无力的眯着,小嘴微微张开,嘴角竟还有一丝香津流下,我恶作剧似的抬起屁股,肉棍即将脱离那个迷人的肉洞时,忽的狠狠压下,再次插了进去。

    梦菲儿哪里受的了这种刺激,差点大声叫出来,可总算被我一手捂住,才没能出声,越来越刺激,我索性就当着门外的燕姐,用尽全身的力气,杆杆到底的肆虐着身下的蜜壶,小妮子摇晃着脑袋,显然已经忍无可忍。

    “怕什么,我让他们刚才就一直蒙着她的眼睛,你只要不说话,认不出来。”

    燕姐这一提议居然让我心动了!我不知道这算是哪门子的变态心理,总之我就是心动了。

    “那我一会上来,你先上去吧。”听到燕姐上楼后,我才将目光移向身下的梦菲儿,小妮子似乎早就放弃了抵抗,双手无力的弯在地上,双眼半张半合的眯着,仿佛一只待宰的羔羊。不知怎的,我心下竟有些不忍,缓缓将肉棍抽离她的体内。

    “我要上去,你……别乱动。”我莫名其妙的说道。

    “你老婆……”梦菲儿说了一半,没有继续。是了,她是周巴的女友,认识我,自然就更认识娜娜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心想,她一定以为我是个变态吧。

    “那你现在就放了我吗?”

    “恐怕不行……我有一些事还没弄清楚,要上去……等会我会下来放你。委屈你一下了。”我一把将梦菲儿抱到床上,她也没有挣扎,就任凭我找来几段绳子将她双手双脚分别绑在床杆上,盖上被子,本想塞住她的嘴,可一想她肯定也不想让人发现,也就免了。

    收拾好一切,我便上了楼,很快就从一个房间里传来阵阵男女的嬉笑声,我轻轻的走过去,偷偷朝里望了望。

    燕姐说的没错,娜娜果然戴着一个眼罩,此时正像只母狗一样趴在地上,胖子手里拿着一个黄瓜,正慢慢插入娜娜的肉洞中,来回几下,娜娜已经浪叫连连。

    “是黄瓜!”说话的是娜娜。

    “妈的,又猜对了!”胖子气的握着黄瓜猛捅了七八下。

    “我不是说过嘛,这些东西啊,这骚蹄子早吃腻了,哪能猜不出啊。”矮个子在一边悠闲的说着。我这才发现,地上竟堆满了茄子,苦瓜,橡胶假阳具,乱七八糟的,但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有一头都是湿的。不难想象,刚才地上这些玩意已经轮流在娜娜的体内进出过了。

    矮个子见状,推开胖子,掏出那根粗大的肉棍,对着那湿漉漉的浪穴一下捅了进去。

    “嘿嘿,这个又是什么?”一旁的胖子得意的问道。

    “好粗哟……又粗又烫的,是小年哥的大鸡吧?”娜娜不知廉耻的回答道。

    “操!这你也知道。”叫小年的矮个子抽送了几下悻悻然道。

    “那当然,大刘哥的要细多拉,昌哥又不在,只能是你的。第九次喽?再猜一次我就赢拉。”娜娜说话的口气似乎还很开心,玩这种游戏玩的不亦乐乎。

    这时,边上的燕姐发现了我,跟我招了招手,大刘和小年也同时朝我望来。

    燕姐向他们比了个禁声的手势,又指指娜娜,我想,我知道她要干嘛了,大刘和小年也同时露出邪恶的笑容。我则一下有些进退两难,犹豫了小会,走了进去。

    燕姐很热情的上来拉着我的手,一副殷勤的模样,还不忘挤眉弄眼。一手则伸到了我的裤裆里,把我已经硬邦邦的肉棍掏了出来,我明白她的意思,只是……眼前这个是我的老婆呀!

    “快点呀?还有啥东西,都塞进来。”娜娜放荡的扭着肥臀,犯贱的样子,让我心里一阵唏嘘。我对她的希望已经越来越小了。

    在燕姐的怂恿下,我扑哧一声插进了娜娜的体内,此时此刻,我居然有一种嫖妓的心理,仿佛身前这个翘着屁股的骚货不是我的娇妻,而是一个花钱叫过来的婊子!

    “哎哟~又是真家伙,怎么……不大不小的……”娜娜放荡的说道。

    “快猜,骚蹄子。”小年得意的叫道。

    “大刘的?”娜娜半信半疑道。

    大刘闻言,贼笑几声,和小年一左一右走到娜娜前面,分别将两跟肉棍送到她嘴边。娜娜胡乱添了几口,发现身前两根才是大刘和小年的,而后面却平白无故多出一根,撒娇似的摇了起来。

    “输了吧?小骚货。”小年贼笑道。

    “讨厌,怎么多了一个人嘛。”娜娜嘴里说着,可屁股却还配合着我的抽送一前一后的晃动着。对我这个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竟是来者不拘!如果今日换成另一个男人,她一定也会毫不顾忌的迎合。

    “有生人在,你们讨厌,让我这副模样,丢死人了。”娜娜不依的撒娇道。

    “张哥可不是外人,是我的老相好了。”燕姐在一旁说道:“人家最喜欢淫妻,你要是对他胃口,说不定以后你老公不在家的时候,给你多个偷情对象,也算减轻减轻他们的负担。”

    “张哥?”娜娜忽然愣了一下。

    “对哦,骚蹄子的王八男人也姓张,一个老祖宗,就更不用客气了。”小年怪笑着。

    “比较比较和你男人的哪个粗些,哈哈。”大刘也跟着起哄,一根小肉棍在娜娜脸上肆意拨弄。

    “还真差不多呢。”娜娜晃动几下肥臀,将我的肉棍整个没了进去。面对如此放荡的老婆,心中愈加矛盾。

    “嘿,张先生,你可别放不开啊,娜娜可是标准的人妻,新婚少妇,淫妻的典范啊。身材脸蛋都是上上品,唯一的缺点嘛……就是身上的洞让人玩的太多了,没一个处的,不过,这女人的身子就是这样,越被男人玩的彻底,越是浪的出汁,哎哟。”大刘夸张的叫了一声。

    “臭婊子你想断我根啊。”

    “贫嘴,有你这样说女人的吗?”

    “在外人面前害羞拉?刚才可是说好的了,你要输了,今天就是美人犬,犬是什么你知道吗?犬是一种动物的简称,又叫母狗知道不?桀桀……”面对如此羞辱的话,娜娜又是一阵撒娇,居然也没反对。我快无地自容了。

    “你们这帮男人,就知道拿我寻开心。”话毕,张嘴又含住了眼前的肉棍,津津有味的吮吸起来,同时也不忘揉撮着手中的另一根肉棍。慢慢的,两根肉棍挤到了一起,娜娜的小嘴开始忙碌的在两根肉棍中穿梭,灵巧的小舌头添完一个龟头又换另一个,说不出的淫秽,说实话,我还没有彻底清醒过来,可还等不及我理清头绪,那个大刘已经发出了阵阵怪叫声,紧接着,就翘着他那根细小的阴茎,扑哧扑哧的往娜娜的脸上乱射开来,淫荡极了,还伸出了她那灵巧的小舌头,在精液喷出来的一刹那,左右摇晃着脸蛋,使得那白净的粉脸很快被射成了大花脸,小舌头贪婪的添了几下,真荡。娜娜仿佛听到了我的心声,摆了摆肥臀,风骚的扭动起腰肢,将我的肉棍夹的紧紧的,显然,天性敏感的她已经处于发情的状态,此时应该根本顾不得身后是什么人,只是本能的用那迷人的美臀勾引一根火热的肉棍而已。

    “张先生,昌哥才出去,要不然啊,等会玩这骚蹄子的时候让昌哥教你几手,咱们三里面,玩女人谁厉害不好说,但要说到玩娜娜,那首推昌哥啊。”大刘侃侃而谈道:“这婊子瘾大,但逼起来也过瘾,叫的特骚,他男人我不认识,但我想着,肯定够呛,除非像昌哥这样的老姘头,不然,得让她给掏空,真的,您可别不信,我刚认识她那会,嘿,见她这么漂亮,又贼骚贼骚,心痒痒的,背着昌哥,跟她整了一宿,一晚上我操了三次,婊子浪啊,我一个大老爷们,年轻体壮的,我想还能收不了她么?到了半夜,跟个八爪雨似的,缠着还要,妈的!豁出老命搞了一回,早上起来跟发了春似的,我要我要我还要,我火道,再要!再要就是水了!”

    “哈哈哈……”几人一齐笑道,连我都忍不住轻笑了几声。这些男人谈论着和娜娜上床的经验,仿佛每个男人都和娜娜有一段丰富的经历似的。

    我就这样,经不住变态的性欲,双手扶着娜娜的肥臀,一下一下的撞击着,这个洞,我出入过无数次,因为那里本来就是我的所有物,和我在床上,娜娜也骚也荡,可此时此刻,我的妻子,在这些男人面前到底是个什么呢?我无法得知,也无从想象,一方面下身控制不住的抽送着,一方面有些无助的望向燕姐。

    燕姐饶有意味的对我笑了笑,仿佛看穿了我的一切,但我知道她并不清楚,她恐怕怎样也想不到,这个骚货,这个被我和另一个男人一前一后插弄着的骚货会是我老婆!

    “娜娜,说说你老公吧,鸡吧大不大?”燕姐终于问到了点子上。

    “呜……呜……”被小年那根大家伙捅着嘴,娜娜连话都说不来。

    “瞧你,仗着玩意大,想把我们娜娜玩残拉。”燕姐接上一句。

    “玩不残,这骚蹄子耐玩的很呢,昌哥有时候才叫狠呢,嘿。”小年说着,还是把肉棍整根拔了出来,因为燕姐已经凑了上去,和娜娜一样并排趴着,小年见状,机灵的走到燕姐身后,和我站在一起,掰开燕姐的肥臀,扑哧一声插了进去,燕姐也是久经沙场了,那么粗大的家伙整根插入,也只是晃了几下,就顺从的挨插起来了。

    “不大,要大的话,我也不出来偷食了。”娜娜缓了缓气,算是回答了燕姐刚才的话。

    “那他对你不好?”

    “他对我很好,什么事都宠着我呢。”听着两人的谈话,我入了神,停止了下身的动作,可娜娜居然不依的扭了几下。

    “张先生怎么都不说话?”娜娜忽然发问。

    “他呀……害羞吧。”燕姐回头朝我喊道:“人家美女有意见了,不说话,就要多办事。”我真怕娜娜此时取下眼罩,那样的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于是下身一用力,再度抽送了起来,娜娜也很快发出阵阵浪叫,摇着肥臀,晃着脑袋,整个一婊子!

    比边上的燕姐更像婊子!

    “妹子真是好福气,姐姐我连找个人疼都没的,整日就是被这些臭男人糟蹋。”燕姐边说边用挑逗的眼神往回看。

    “嘿嘿,燕姐,我疼你呀,看着。”小年得意的笑道,动了几下身子,竟换来燕姐连声高亢的浪叫,原来那小子换地方了,粗大的肉棍这会已经钻进了臀眼之中,看样子也是老相好了,配合的相当默契。

    “这就……是……疼我呀……哎哟……好胀……”燕姐风骚的淫叫起来,配合着边上的娜娜,此起彼伏,扣人心弦。

    “说到屁眼,嘿,你们知道不?”一旁养精蓄锐的大刘故做神秘道:“这骚蹄子前阵子才头一次让她男人钻菊花,哈哈!好象她男人还以为自个是头一个呢,笑死我了,就这洞,我的皮鞋都比他占先,哈哈……”

    “还说呢,不都怪你们花招那么多,都松垮垮的了,我哪敢让他钻,那次他不知道发什么疯,硬把我那里要了,我吓死了呢。”娜娜故做生气道。

    “谁让你男人是好好先生呢?嘿嘿……”大刘贼笑几声接着道:“这辈子哪钻过女人那里啊,这一进去,咋这么松?说不定就以为这女人的屁眼都这样,哪能想到这其实是多少前人耕耘的结果啊。”

    “去你的,有你一份。”娜娜撒娇道。

    “得了吧,我头一次上的时候就这样了好不,我当时还真没适应过来,婊子也玩过不少,怎么这良家小少妇的屁眼还不如婊子呢?”大刘越讲越粗俗,我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简直不敢想象这些年来娜娜到底和他们还做过些什么!

    “不瞒姐姐,我和老公认识之前就让他们欺负过了。”娜娜不经意的一句话,化解了我的一个梗,果然,他们在我之前就认识了,整整三年多的时间,我直到近日才有所发觉,怎么可能?这是我另一个想不通的地方。

    “没错,他男人还以为是个宝,谁知道是双破鞋,而且还是很破的那一种,哈哈。”大刘的话,对我来说无疑是一种讽刺。

    “就你贫嘴,是破鞋你还爱的死去活来?”娜娜回头对着大刘一顿撒娇。

    “操!”大刘竟有些羞赧,难不成他和娜娜还真谈过感情?

    “痒了,你来呀?”娜娜一阵发骚,果然引的大刘卷土重来,小肉棍呼哧呼哧的杀了过来,对我使了个眼色,三下两下就骑在娜娜臀后,娜娜知道要干嘛,熟练的摆摆姿势,我在她的引导下很快躺在了地上,刚一躺下,娜娜就翘着丰满大屁股,都不用手辅助,就将我的肉棍整根吞没,还不无风骚的来回扭动几下,往前微倾,将肥臀处优美的弧线显露无疑,大刘也不客气,双手掰开身前的肥臀,我从后面竟清楚的看到娜娜的臀眼成了一个圆圆的小洞,不比大刘的小肉棍差多少,那里早就被人超负荷使用过度了!我在他后面忽然看到他一个惊人的举动,只见他的两根食指忽然伸到了娜娜的臀眼里,往两边一使劲,臀眼直接张了开来,扑哧一声,大刘捅了进去,肉棍和两个食指一齐动了起来。我和另一个男人同时占有了娜娜的两个洞,我有些不敢想象了,可事实摆在眼前,面对两根肉棍的插入,娜娜一边哼着美妙的叫春声,一边自顾自的摇了起来,动作是何其的纯熟!

    娜娜就像个欲求不满的怨妇,即使两个洞眼被同时插入,也阻止不了她那像装了马达的肥臀,来回晃动着,索求着,小嘴也不停歇的发着骚劲,可惜没有多余的肉棍可以照顾那张淫嘴,但这已经让我感到足够的刺激了。

    另一边的燕姐已经有些狼狈不堪了,小年不断肆虐着她的臀眼,那响亮的撞击声,仿佛是一种激励,我和大刘条件反射的一起加快了频率,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似乎失去了自我,妻子这个词语对我来说显得是那么单薄,我忽然有一股冲动,那就是撕下娜娜的眼罩,让她看清楚此时此刻和别的男人一起骑他的到底是谁,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愈发的迷茫,只知道兴奋的享受着身上的肉体,然后……

    “啊……”一声尖锐的叫声打破了房里的平衡,声音是从楼下传来的,梦菲儿!

    我一下清醒过来,没等他们从错愕中反映过来,就一把推开身上的人,奔下楼去。

    声音果然是从梦菲儿躺着的那个房里传来的,里面还多了一个人,一个男人!

    梦菲儿是一丝不挂的被我绑在床上的,相信任何男人看到那一幕都会更像男人!

    更何况这人还是去而复返的阿昌,只见他整个人已经压在了梦菲儿的身上,整张嘴都凑在梦菲儿的脸上,贪婪的吮吸着,梦菲儿疯狂的喊叫着,看到我进来,两个眼睛里充满了无助。

    我冲进房间,二话不说,一拳甩向阿昌腰部,一把将他甩到一边,赶紧解下绳子,恢复自由的梦菲儿一把扑到我的怀里,还在不停啜泣着,我用被子里着她的身体横着抱起,不顾一切的往外走去,同是触上了倒在一旁的阿昌那歹毒的眼神。我没有理会,可在临出门时,我却从边上的镜子中看到了后面楼梯上一起下来的几个人,燕姐,大刘,和小年,以及被小年牵着,还在地上爬的娜娜,她的眼罩已经褪下,一双大大的黑眼睛中泛着无比的惊愕。她终于还是发现了,刚才目睹了她的淫态,并和别的男人一起骑她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老公!

    “老……公”娜娜的声音在颤抖。

    “你老婆的照片我明天就全放在网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老婆是一头怎样的贱母狗,还有你!梦菲儿,回去问问周巴!”阿昌大声的吼叫着。

    怀里的玉人连看都不想看身后那些人,拉了拉我的袖子,我大步跨着往外走去……

    “我们去公安局吧。”在车上,我万念俱灰,不但奸污了梦家大小姐,自己的老婆也成了那副样子。

    梦菲儿摇了摇头。我看不出她此时的想法,但我刚才强奸他,却是事实,会坐牢吧,我心里无限感慨。经历了这么多事,难道就是以此收场?我……不甘心啊。

    “那……带你去周巴那吗?”想起阿昌刚才说的话,我问道。

    “不用。”梦菲儿轻声的说道。我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小妮子很平静。

    “我刚才……实在对不起,等你恢复好,随时可以来带我去公安局。”

    “那你老婆怎么办?”梦菲儿好象忽然来了兴趣。

    我叹了口气,是啊,不管怎么说,娜娜她还是我的老婆。

    “刚才阿昌也说了,你老婆似乎有把柄在他手上,应该就是那些照片吧,你不想再努力一次,取回来吗?也许照片回来后,你们就可以一如既往了。”很奇怪,这根本不像一个刚刚被强奸的女孩和强奸她的男人之间该有的对话。

    “她……都那样子了。”梦菲儿也见过娜娜刚才的样子,我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有用吗?”

    “那不一定哦,也许结果会大出所料呢?”

    “我几乎都能看到结果了。”是啊,即使有照片的要挟,可娜娜和那些男人,特别是阿昌的关系,远不可能是几张照片就能连接在一起的。

    “看你那样子,仿佛一失去老婆,就什么都没了似的,坐牢都不怕,看的出来你很爱她。”梦菲儿闪了闪眼睛,继续说道:“你刚才……强奸了我,不过看在你也是个可怜虫的份上,再给你次机会。”

    “什么机会?”我饶有兴致的问道。

    “试着去夺回那些照片,夺回自己的老婆,老婆回来了,你就不想坐牢了吧?

    那我就不让你坐牢,就当给你一次艳遇好了。”梦菲儿像个小孩子一样,连言语中都带着些须的调皮,可听着却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如果夺不回……你心也死了,就把你关起来!”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