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十三章

    发布时间:2021-05-18 00:00:17   


    在梦菲儿的示意下,我驱车将她送到了世外桃源门口。小妮子借用我的手机,给里面打了个电话,很快,八个保镖模样的男子就从里面出来,其中一人手上还捧着一身衣物,交给梦菲儿后,八人背对我的车子,站在四周,将车子围的严严实实只见梦菲儿唰的一身将身上的被子解下,薄薄的被子柔顺的滑落下来,我赶紧将头微微转过去,心跳在次加快。没想到她竟会在这里公然换衣服,不过仔细一想,不换衣服,光批着身被子进去的话,更加不成体统。

    我知道我在顾做镇定,假装悠闲的看着外面,虽然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因为保镖的身体将车窗完全的堵了起来。

    “好了。”梦菲儿总算换好了衣服,我已经满手是汗,仿佛此时此刻才清楚身边的女子是何等身份,要不是她往开一面,光车外这些人,就足够把我弄死了。

    我尴尬的回过头,又尴尬的傻笑一声,小妮子换了一身淡蓝色的晚装,俏皮中又不失身份,真是穿什么都漂亮。

    梦菲儿一下车,就在众人的簇拥下往世外桃源走去,又剩我一个人了,一时间觉得好是孤单,就像一个失去了国家的皇帝。想起附近的南河雅苑,又想起了瑶瑶,我掏出手机给她拨通了电话,第一次没人接,我又拨了第二遍,又响了好久才接通,可还没等我开口,那边就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谁?”我愣了片刻,觉得这个声音好生熟悉,一时却又想不起来。不是预想中的瑶瑶,我有些不自然,想起燕姐说过,瑶瑶昨晚就被两个男人包下,我赶紧挂掉了电话,心想接电话的,可能是某个嫖客吧。不由自嘲道,自己居然沦落到需要找一个妓女来掩饰内心的孤单。

    找老七吧,他在这方面的经验足够丰富,说不定能给我出出主意。

    “啊呀,老五啊,干啥呢?最近也不过来了,你弟妹都说想你了呢,哈哈。

    “呵呵,我有事找你。”我一本正经的说道:“等会……”话没说完,我从后视镜中看到了一个人,一个我没想到的人。

    “等会再找你吧,我先挂了。”没头没脑的一句话,没等老七反应过来,我就匆匆挂了。

    后面的人明显感觉到我发现了他,慢慢走了过来。模样清秀,戴着一副黑色眼镜,温文尔雅的样子,来人竟是周巴!

    “你和她在交往?”周巴说这话的时候面无表情,情绪看不出一丝的波动。

    我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梦菲儿。怎么回事?梦菲儿不是他周巴的女朋友吗?如果他之前一直在后面偷看,可能有些疑惑就难免了。我心里不由一阵苦笑,这个将我搅的不得安宁,又替我戴上无数顶绿帽子的男人,此时……居然反了过来,开始担心起自己女友是否和我有什么事了。如果可以,我真想放声大笑一场,以发泄我这么多年来的压抑。

    “没有,我们并不熟。”是不熟,但刚才你女友的体内已经被我来来回回插上了一遍。

    “你不用和我装,我和她……已经分手了。”周巴说到分手两字时,眼中满是无奈。

    “我和你装?我有你会装?”听到他说这个装字,我不由愤怒起来,在我眼里,他周巴也有资格说这个字?在我面前总装做一副正经的样子,背地里却又勾引着娜娜一次又一次上了他的床,这种人我老早就应该狠下心来和他摊牌了。当初刚从娜娜嘴里确认他们两的关系时,我就差点和他闹起来,只是理智让我放弃了冲动而已。

    “你什么意思?”周巴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看的我无名火起,现在用不着担心会否失去娜娜,我唰的一声蹦出车门,一把揪住他的领子。

    “我什么意思?你自己做的好事还不敢承认?你既然和她分手了,为什么还去纠缠她?”周巴愣了几秒钟,道:“我没有纠缠她。”

    “我说的是娜娜不是梦菲儿。”我哼的一声,将他推了出去,周巴一个踉跄,差点铁倒。

    这时,电话响了起来,是瑶瑶。我甩甩衣袖,接通电话。

    “喂!”电话里再度传来刚才那个男人的声音,既然不是瑶瑶,我也不想废话,当即挂断,可很快电话又打了过来,这次我直接关机。

    “我说的就是娜娜,我怎么纠缠她了?”周巴也扯着嗓子和我嚷嚷道。

    我鄙夷的看着这个虚伪的男人,不屑再和他废话下去。

    “我承认我当时因为爱上了菲儿,对不起娜娜,可分手后,我们仅仅是普通的朋友,何来你说的纠缠?”

    “哼!”面对周巴装傻一般的话,我大喝一声:“你敢说你和娜娜分手后,从来没操过她吗?”我爆发似的一字一字的说道,周巴听到这些话,居然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我,好象不认识我一样,呆在那,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来我们的误会太深,有兴趣慢慢聊吗?”周巴缓了半天才说话。

    “有必要吗?”

    “有,因为我要说,我在分手后从来没有碰过她。”周巴认真的盯着我说道,似乎有一股不容被怀疑的神情在里面。

    我以为周巴听我把话说开后,会大方的承认,但万万没想到他竟是这般的镇定,一时间,连我都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妥,似乎……从一开始就不妥。

    我载着周巴朝家里开去,本来这种时候我不可能再回家的,平时和娜娜吵架后,我都喜欢溜在外面,更别说今次了,只是和周巴之间,似乎真的有很多话需要讲清,在外面实在不方便。

    到家后,周巴和我分别点了支烟,头一次,我和这个多年来一直压在我头上,让我喘不过气的男人,有了一次面对面交流的机会。

    “从你的话里,我感觉到我们的误会很深,那种事,我真的没干过。娜娜是我前女友,我刚才也说过了,因为菲儿,我是对不起娜娜,也伤的她很深,我很愧疚,当时,娜娜差点寻短见,更让我自责不已,不过我既然已经选择了菲儿,又怎么可能再回过头来……和娜娜……那个呢?”

    “你让我怎么去相信你呢?”我的语气逐渐缓和,因为我真的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样说吧,当初我和娜娜分手,也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我知道她那时候很爱我,一时无法接受,但我还是这么做了,后来,她总算没做出什么傻事,听说她在和你交往,我还很是欣慰。试想,事情闹的那么大,才算有了个收场,我还会那么傻的再去没事找事,和娜娜做出点什么,然后又回到刚分手那会?”周巴一番话,我在心中琢磨了许久,竟觉得有他的道理在里头。

    “我不知道你是因为什么事,会认为我和娜娜有那种事,老实说,这些年来,我和娜娜根本就没见过几次面。”这也是我所纳闷的地方,虽然我没有亲眼目睹过娜娜和周巴的关系,但我之所以一直认为这是板上钉钉的事,完全是因为娜娜亲口承认!而当时,我也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娜娜的确出轨了。既然娜娜后来也承认和周巴上了床,我潜意识里,就把这当成事实来看待了。现在看来,如果周巴真的没说谎,那当时娜娜出轨的对象,必定是阿昌无疑了,当然还可能加上小年和大刘,想起之前在别墅里大刘的话,他们在我之前就和娜娜相识了,那么,周巴知道吗?

    “那你知道娜娜和你交往那会,有和别的男人发生过什么么?”我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会向周巴这个,多年来一直被我列为头号情敌的男人询问娜娜的事。

    “没有。”周巴斩钉截铁的说道:“她那时候,对我很好,没那种事的,不过……”

    “不过什么?”我觉得马上要讲到点子上了。

    “我和她分手后,有一阵子,应该是认识你之前吧,我听说她和社会上一个小混混走的很近,当时我还因为这件事去找过她,是我对不起她,不然她也不会和那种人走一起。”

    “那个混混,是不是叫阿昌。”周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恩,就是阿昌。”事情似乎有些清晰了起来,娜娜很爱周巴,但因为梦菲儿,他们分手了,悲痛交加的娜娜不知怎么的就认识了阿昌。所以后来的出轨对象也一直是阿昌,而周巴只是一个借口?只是我搞不懂,同样是出轨,阿昌和周巴又有什么区别呢?

    “还有那些照片……”我忽然脱口而出,但想想周巴应该不知道这些事,话到一半就打住了。

    “照片?”周巴听到照片两字,仿佛整个人憔悴了下来:“是她告诉你的吧?

    “她?”我有些莫名其妙。

    “不是菲儿告诉你的?”

    “菲儿?关她什么事?”

    “那你说的照片是?”周巴无力的说道。

    我犹豫了小会,还是把今天的事大概的向周巴说了出来,虽然里面的细节,包括梦菲儿的事在内,我都隐去了,但说出来的同时,也代表我相信了他的话。

    “原来如此。”周巴叹了口气。

    “你以为我说的照片是什么?”我忽然想起他刚才的样子,不由问起。

    只见周巴又点了一支烟,在屋子里来回走了一圈,趴在外面的阳台上,见我也出来后,娓娓说道。

    “说之前我要先确认你和菲儿到底有什么关系吗?”

    “我们并不熟悉,你放心好了。”我只能这样说。

    “恩,这件事说来还和阿昌有关,他不知……从哪里弄到了菲儿的一些……不雅照。”周巴似乎有些难以启齿:“那时候我已经和娜娜分手了,正和菲儿在交往,不过说实话,那会,还是我在追菲儿,菲儿还没同意我呢。”想起周巴仅仅是在追求梦菲儿的时候,就和娜娜分手,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说,他对梦大小姐够痴情的,不过,以梦家的财势,也算值吧。不过,梦菲儿的不雅照,不知道是什么情况,那个阿昌也算有本事了,这个也能搞的到。

    “阿昌知道我和菲儿的关系,他可能不敢拿那些照片直接威胁菲儿吧,所以就找上了我。”

    “他们怎么威胁你?”

    “还能怎么威胁,要钱呗。”

    “那你告诉梦菲儿了吗?”我对梦菲儿的事,竟很感兴趣。

    “没有,但钱我给他们了,不过提了个要求,就是先要他们交出几张照片,他们也给了,然后……我做了件傻事。”周巴无限唏嘘,仿佛在提及一件他根本不想再回忆的事情:“知道么,菲儿那时候有个男友,关系怎样我也不清楚,但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好,通过菲儿我得知那人当时正在考虑是否出国。我已经对菲儿动了真心,我爱她,但我还是那样做了,我把那些照片寄给了那个男的。”趴在阳台上的周巴,眼角已经湿润。

    “果然,那男的没多久就出国了,出国前,和菲儿确定分手了,我想,是那些照片起了作用吧。”周巴强忍着泪水继续说道:“很幸运,菲儿当时没有发现我干的蠢事,她很伤心,而我,却卑鄙的趁虚而入,得到了她,当时觉得一切都是注定的,当时我就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做一件对不起她的事,一定要好好爱她,一辈子都要爱她,疼她,可是……纸包不住火,她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件事,毅然和我分手了。我罪有应得。张远,这件事我只和你说过,这些日子,我真难熬。”面对这个啜泣中的男人,我竟有些同病相怜的感觉。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看见楼下一辆出租车里走下一个俏丽的女子,竟是娜娜!

    “娜娜回来了。”我怔怔的说道。

    “这样吧,你不是很想确认娜娜究竟怎么回事吗,我帮你,你到里面躲起来,我来套她话,她在我面前应该不会隐瞒。”周巴的话,让我一下清醒过来,也许真的只有他能帮我解开这些谜团。

    “那我躲在卧室的衣橱里,外面有锁的那个衣橱。”说完,我就往里走去,周巴说了声好,就在外面将门关上。

    我居然和一个多年来都被我认为情敌的男人准备一起设计自己的老婆,这世道,真是说变就变。但我还是不放心的在门里面站了会,直到娜娜上楼。

    “周……巴。”娜娜的话里满是惊讶。

    “好久不见,娜娜,我有些事要找你。”

    “那里面坐吧。”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我这才放心的走进卧室,钻进衣橱里。

    “你老公不在吗?”

    “他……不在,估计今天不会回来。”娜娜还真是很了解我,要不是碰到周巴,我还真的不会回家。

    “我和张远前阵子碰过一次,我从他的话里听到一些蹊跷,他似乎对我有些偏见。”周巴慢慢的把话带了上去。

    “能有什么偏见,你是他老婆的前男友,难不成还能当你哥们看吗?”娜娜语气还是很调皮,但其中却又带着隐隐的兴奋。

    “我是说,我和你早就没什么关系,最多算是个普通朋友,可他的话里,似乎……”

    “似乎什么?似乎把你当成情敌,似乎经常偷她老婆是么?”娜娜冷哼一声:“总算有些气概了,可惜已经晚了。”娜娜这种冷淡的表现,居然是针对我,难道她到现在还没有一丝愧疚吗?

    “我有些搞不清楚了,你和张远过的不好吗?”说话的是周巴。

    “有什么好不好的,和你分开后,就注定我过不好了。”

    “别这样。”

    “我想你。”外面忽然响起一阵关门声,他们进了卧室,我忍不住从这旧衣橱破裂的缝隙中往外望去。

    只见娜娜背靠在门上,两眼尽是妩媚的神色。周巴有些不知所措的站在她前面。

    “娜娜你自重些。”周巴严肃的训斥道。

    “什么自重些?看见你我就自重不起来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忍着不去想你,好辛苦,我前天无意中打听到,你和那个贱人分手了是么?”

    “我不许你骂她。”周巴听到娜娜提起梦菲儿时的口气,有些动怒了。

    “你以为就你一个痴情种子么?分手了还护着她干嘛,老实说,是不是想我了,没事,我不在乎你是不是因为和那贱人分手,觉得空虚才来找我,我都不放在心上,总之你能破天荒的来找我,我就开心了。”我从没见过娜娜说话这般模样,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你别想歪了,我只是想问清楚,你是不是和张远说过什么。”在娜娜面前,周巴一定觉得有理都有讲不清的时候吧。

    “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不止张远,还有阿昌,你一定也很想知道他吧。”娜娜说着说着,整个人都靠了上去,周巴一把将她推开,瞪着双眼道:“你和阿昌一直有联系,你也知道阿昌用照片威胁我的事对吗?”

    “不是威胁你,是威胁那个贱婊子。别说那么多了,要我一次,我都和你说,包括小贱人那些照片放在哪里,我也知道。”听到梦菲儿的照片,我知道周巴心动了。

    “还记得我们以前在学校里,让多少人羡慕吗?”娜娜靠在周巴的身上。

    “那时的你,真和现在不一样呢。”

    “哪里不一样?”周巴默然不语。

    “抱我上床,我让你知道我到底哪里不一样了。”娜娜的双手勾在周巴的脖子上,展现出她一贯的风骚。

    周巴迟疑了一会,可能在等待我的反映吧,但我没有出来,一声不吭的躲在衣橱里,现在对我来说,确认娜娜的事,是最重要的,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不是我的妻子了,那她和谁上床,就再也不干我的事了。

    似乎听到了我的呼声,又或者是一番权衡利弊,周巴轻轻抱起娜娜,将她扔到了床上。

    娜娜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上床,就张开了一双长腿。

    “脱掉它。”娜娜风骚的说道。

    周巴这次没有废话,上前一把将娜娜黑色的性感小内裤扯了下来,扔在一旁,我看见娜娜双手将自己的大腿大大的掰开,嘴里啊……啊……的发出诱惑的呻吟,是男人,哪能经得住这般引诱。

    “我要你添我。”娜娜急促的说着,听的出,她兴奋了。周巴利索的将头凑了上去,我都能听到那啾啾的添拭声。

    “啊……啊……再伸进去,好舒服,添的我都酥了,咿呀……啊……呀……”娜娜的浪叫声越来越不堪。

    “你也给那个小贱人这样添过吗?啊……以后……这里又是你的了,你把她收下吧,收了我……快……插我……湿透了……用你的大鸡吧收拾我……奥……”面对娜娜淫荡的叫床声,周巴似乎也经不住勾引,才把头抬起来,娜娜就急色的上前替他脱裤子,直到将肉棍掏出,她才再次躺下,依旧双手掰开双腿,将那淫水淋淋的羞处再度彻底暴露出来。

    周巴的肉棍果然又粗又长,这一点,娜娜没有骗我。虽然是做戏,但周巴仍是喘着粗气,握着粗大的阳具往前一挺,硕大的龟头慢慢滑了进去,紧接着,整根肉棍一齐没入,两人同时发出一阵满足的吼声。

    别说周巴控制不住,连躲在衣橱里的我此时都竖着肉棍,兴奋不已。

    “说说吧……张远的事,还有阿昌的事。”周巴边插边说。

    “那你再插的凶一点,还要骂我浪蹄子,我喜欢你这样。”娜娜不顾廉耻的浪道。

    “浪蹄子,现在怎么这么骚了?”

    “咯咯,那你喜欢这样吗?喜欢的话,再深点……奥……快到花心了……”周巴进入了状态,不知道还有多少演戏的成分,只见他粗大的肉棍一下又一下的往身下的肉洞中送,啪啪啪啪的撞击声是那么的响亮,娜娜摇晃着脑袋,兴奋的不知所云。

    看周巴那架势,做戏是做足了全套,娜娜在他身下已经像只待宰的羔羊般任人欺凌,早已没了之前的悠然。

    “现在来说说看,为什么张远会对我有那样的成见。浪蹄子,不说我就不动了。”

    “快动……我要来了……奥……”娜娜摇晃着屁股道:“因为……恩……因为……我和他说,我和你上床了。”

    “你就这样陷害我?”

    “谁让你因为哪个小贱人甩了我,我不甘心。算是小小报复你一下,原本以为他会找你拼命呢,你知道吗,我当时真的希望他去找你,女人嫉妒心一起,是很可怕的。”娜娜就这么张着腿,对着周巴别扭的说出了实情。

    周巴也停止了下身的动作,不知道在想什么。至于我,真有些苦笑不得,女人的心思,真是让人摸不透,娜娜在和我交往的同时,根本还忘不了周巴,而且还和阿昌一直保持着床上联系,甚至编出周巴来代替阿昌,仅仅是为了出一口气!

    娜娜从一开始就没有爱过我。

    “但你还是和张远结婚了。”周巴说道。

    “因为他对我好,怎么说呢,有些盲目的对我好,让我很好掌握,即使结婚后,我也可以随心所欲的那一种,你知道吗?可惜越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是不值钱,像你,我总想抓住你,总想把你抓在手里,可就是办不到,在一起的时候办不到,分开后……就更办不到了。可是那个小贱人却抓住了你的人,还抓住了你的心,在我看来,你就越珍贵了。”娜娜看着周巴,一字一句的说着。

    “恩……”只见娜娜屁股一挺,将周巴露出大半截的肉棍一下子吞了进去。

    “那个小贱人一定很骚吧,长那么漂亮却那么骚,你就喜欢这样又漂亮又风骚的是不?啊……你看我……我现在骚吗?她能做到的我都能做。”娜娜双手反撑在床上,挺着腰,晃着肥臀,一下一下的吞食着身前的肉棍,眯着双眼,伸着小舌头,一副骚样的盯着周巴。

    “她也不过就是个被人玩过的破鞋,别再想她了,要了我吧,把我的身子和心一起收了,钱的话,我可以拿到阿昌手上的那些照片,然后我们狠狠敲她一顿,再把照片公开,让那小贱人也出出名,我们就找个地方过自己的日子好吗?老公!

    “好呀!不过你要把照片先拿过来,还有……”周巴顿了顿说道:“那些照片的事,是周巴告诉你的吗?还有谁知道吗?”

    “啊……啊……你也动嘛,我快来了。”娜娜呻吟道。

    周巴听话的搂住娜娜的纤腰,一顿狂风暴雨般的猛插,立马将娜娜送上了天,浪叫声在屋子里不断回响着。

    “只有我和阿昌知道,不过不是他告诉我的。”平静下来的娜娜搂着周巴的

    脖子,依偎在他身边,轻声说道:“因为那些照片就是我拍的呀,是我告诉他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