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十四章

    发布时间:2021-05-18 00:00:19   


    “因为那些照片就是我拍的呀,是我告诉他的。”娜娜搂着周巴的脖子,屁股一上一下的耸动着:“小贱人和那个公安局长有一腿,不敢在自家搞,跑到别的夜总会,谁知我在那做服务员,被我撞个正着。敢抢我的男人,我要她好看。”我这才想起那个在老七家见过两次,还一起打过炮的公安局长赵哥,原来娜娜拍到的照片,就是赵哥利用权力奸污梦菲儿的场景。

    周巴明显愣了一愣,忽的又将娜娜推翻在床,一把分开那光滑的长腿,巨大的男根狠狠的捅了进去,发出啪啪啪的撞击声,而且力道十足,速度也逐渐加快。

    “好凶哦……老公好棒,捣死我了,啊……那个小贱人,有我叫的骚吗?”

    “哪有你骚?”

    “那你喜欢吗?喜欢我这样的骚货吗?”

    “我不是在操你嘛,骚货。”

    “奥!我最喜欢你这样骂我……啊……被我喜欢的人骂,好兴奋……”小贱人让你玩过屁眼么?玩我的。”娜娜伸手一把抓住周巴的肉棍,往下稍移,对准了臀眼。

    我因为斜视的关系,清楚的看着周巴那巨大的肉棍慢慢的进入,直至整根没入在娜娜的臀眼深处。

    “怎么这么松?”周巴的反应是正常的。

    “谁叫你以前不珍惜,别人可不像你,后悔不?让别人开了苞!”

    “张远?”

    “他没那福气。”

    “你现在怎么变的这么骚?”

    “你不喜欢吗?哎哟,插的好凶,还说不喜欢呢!”娜娜索性用双手抱住自己的大腿,露出丰满的肥臀,方便着周巴的大家伙毫无阻碍的在那张开着的臀眼中来回抽送。

    整个房间透着一股淫糜的气息,在我的床上,周巴肆无忌惮的插弄着娜娜。

    而这都是娜娜放荡的勾引所导致的,虽然我知道周巴这一切可能都是为了娜娜手头的那些照片,可这一对,多年来一直在我内心徘徊,挥之不去的假想中的奸夫淫妇,却实实在在的在我面前上演了一场让我不堪的盘肠大戏。

    有一点,娜娜没有骗我,周巴的确在性能力上有过人之处,这假戏真做的整了二十多分钟,娜娜已经高亢的浪叫了好几回,而他却气定神闲的,时不时还能套上几句话。

    “说说看,和我分开后,这里到底被多少男人用过?”听的出来,周巴显然也兴奋了。

    “奥……谁还……记得哟……反正……我现在绝对能在床上把你服侍的服服帖帖。”

    “是比以前风骚多了。”

    “那你喜欢吗?”可能是想起我还在衣柜里的原因吧,周巴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作声。

    可娜娜却眉开眼笑起来:“有没有后悔过当初抛弃我?”

    “看到你这样子,我还真有些后悔了。”

    “什么样子?”娜娜轻轻扭动着肥臀,回味着刚才的狂风暴雨。

    “骚样!”这次周巴毫不忌讳,贪婪的摸上娜娜修长的美腿。

    “咯咯咯咯……”一连串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听的我心都醉了,每到发浪时,娜娜都会这么笑。

    “就知道你们男人一个个都这样,冰清玉洁的不珍惜,偏喜欢又骚又浪的。

    小贱人一定没满足你吧,以后我来满足你,在外我是你老婆,到了床上,我就是你的小性奴,老公要是腻了,想换换口味,我给你物色都行,总之,只要你喜欢,娜娜就配合你。”娜娜一番话说出来,周巴心里怎样想的我不知道,但听在我耳朵里,竟有些蠢蠢欲动,这简直就是淫妻的典范。可惜事已至此,这些已经无关紧要了。

    “被你说的还真很心动,不过不管怎样,你先想办法把那些照片拿到手,好吗?”

    “那么想看自己的前女友是怎么挨操的?”周巴沉默了半响,答道:“我也不怕老实和你坦白,你和那个阿昌借由我,用照片敲诈菲儿,其实敲诈到的仅仅是我。”

    “什么意思?”娜娜忽的脸色一变,口气也差了许多,以前每次碰到她这样,我都是无计可施。

    只见周巴整个人靠上娜娜,一把将她压到身下,头一低,对着香唇吻了上去,一吻就是一分多钟,同时还伴随着肢体的缠绵,滚在床上,时不时还发出几声低沉的呻吟。

    “说啦,什么叫敲诈的仅仅是你。”果然娜娜的语气缓和了起来,我不由有些佩服起周巴来,对付娜娜,他果真是有些手段的,至少比我这个做人家老公的强多了。

    “宝贝先别生气,以前是我糊涂,但今天看到我的娜娜还是这么痴情,真的好感动。”

    “贫嘴,除了痴情,就没有别的?”

    “还有就是……从一个清纯小女生变成了一个骚蹄子。”

    “别转移话题,刚才那话什么意思啦?”

    “我说过我以前糊涂,脑子里全是菲儿。”

    “菲儿菲儿,名字很好听吗?”娜娜打情骂俏般嘟囔道。

    周巴嘿嘿一笑,一双大手在娜娜胸前摸了个遍,同时说道:“我那会脑子里全是那个小贱人,所以当那个阿昌用那些照片通过我想要敲诈菲……小贱人的时候,我不敢让她知道,所以这些年来,交给阿昌的钱都是我自己的。”周巴的话一出口,让我有些心痛,他竟是这般照顾梦菲儿。

    娜娜有些沉默,还是周巴打破了寂静。

    “现在她恩将仇报和我分手,我是越想越气啊,嘿,幸好还有你,我的骚娜娜。”没给娜娜任何反应的机会,周巴再度压了上去。这次直接采取了主动。而且动作粗暴,捧着娜娜的肥臀,一鼓作气的抽送起来。

    “骚蹄子,从一进门就勾引我,不就想被我的大鸡巴狠狠操一顿吗?就如你所愿。”周巴明显开足了马力,使出浑身解数,配上那根有着绝对本钱的肉棍,开始肆虐起身下的嫩肉来。

    娜娜兴奋的本来还想说两句助兴的话,可一顿狂风暴雨下来,只剩下咿咿呀呀的淫叫声了。

    我清楚的看到周巴一会插着娜娜的嫩穴,一会又换成臀眼,两个洞在他面前是门户大开,完全的不设防。

    “这两个洞以后就姓周了,可不能再随随便便让别人光顾哦?”周巴放慢速度说道。

    “老公好厉害……这么快就想把人家私有化?这几年,人家可是尝过好多大鸡巴了,你要不喂得饱饱的,我可要出去偷人的,咯咯。”

    “有多大?恩?”周巴只缓了一小会,就狠狠的继续肆虐起来,从我的角度看来,只见周巴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了娜娜的蜜壶羞处,胯下的巨根随着屁股的晃动快速的前后耸着,换来的自然是娜娜惊天动地的浪叫声。

    之前还略带不快的俏脸,此刻早已被一副欲求不满的模样所替代,举手之间,娜娜已被周巴制的服服帖帖,这一点,不得不让我佩服,往日的我,每每碰到娜娜拉下脸,一脸不快时,总是手足无措,往往要花上大量的精力才能使佳人多云转晴,想到这,心中仍有不甘。

    足足半个多小时,娜娜在床上的风骚可以说是展露无遗,任何男人碰到这样的淫妇,恐怕都不能全身而退,周巴能例外吗?当他越干越是兴起时,他还能想起胯下这淫荡不堪的少妇的老公还在衣橱中么?

    “真骚啊!”周巴的感叹中,明显带着兴奋的语调。节奏也越来越快,任何男人在这个时候,大概都不会思考了吧,周巴亦然,只见他双手托着娜娜的肥臀,像个马达般横冲直撞,搞的胯下伊人是语无伦次“啊……”娜娜满足的长叹一声,肥臀微微晃了几下,一双精致修长的美腿弯曲着挂在周巴的手臂上,偶尔还毫无节奏的抖动几下,我知道,她那蜜壶深处,已经门径大开,毫无保留的迎接着别人的精虫。

    “以前你在床上都很少说脏话,今天看你骂的挺过瘾吧,是不是被那个小贱人带坏的?”娜娜刚缓过气,又绕到了梦菲儿的话题上,但周巴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做过多的停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解决,而解决事情的钥匙,就是身下这个刚被他猛操过的前任女友,也就是我的现任妻子!

    “我们需要一笔钱。”周巴低声说道。

    “替那小贱人给钱的时候怎么那么爽快?现在知道没钱了,才想起我这个糟糠?”娜娜嘟着嘴,我能清楚感受到她话语中的酸味。

    一个女人如果对某件事特别在意时,似乎什么事情都能牵扯上去似的,尤其是娜娜这样的小女人更是如此。

    任周巴能说会道,此时也只能尴尬的撇撇嘴,好在娜娜明显没有真生气,况且这个场合,此情此景,的确也不适合生气。

    “你准备压到什么时候?难不成这么酝酿两分钟,又能继续大杀四方?”娜娜调皮的开着玩笑,似乎心情不错。也是,朝思暮想的男人再次出现,不开心才奇怪。

    只见周巴不自然的起身,回头朝我这边的衣橱望了一眼,可能是略表歉意,这会才真真切切的感觉到我吧。

    周巴退下床,坐在椅子上,掏出一根烟,抽了起来。娜娜抿着嘴一直盯着周巴,张开的双腿,由于周巴的下床,更加一览无遗。那处原本应该是属于我私有的地方,已经狼狈不堪,不但被别人灌满了精液,而且还混着淫汁往外溢出。

    “你说那些照片都是你拍的?”周巴终于忍不住,绕了偌大的一个弯子,终于绕到正题上了。

    “恩。”娜娜一边用纸巾擦拭着大腿深处的蜜壶,一边很随意的答应着。

    “说不定真能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可以用那些照片在菲……在贱婊子那狠狠敲她一笔。”

    “问题是你舍得吗?”

    “不是说过了嘛,我和她现在没关系了,只想好好报复她,你把照……我们手上不是有她的照片嘛,正好一举两得。”周巴一口气把话全说了出来。

    “然后呢?”娜娜眨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周巴。

    “然后还用说吗?”

    “不嘛,我要你说出来,拿到钱以后干嘛?让我好好憧憬下。”只见娜娜随手批了件外衣,就蹦跶着下了床,直接朝周巴身上靠了过去。

    “拿到钱之后啊……”面对再次送货上门的娜娜,周巴也表现的毫不做作,顺势一把抱在了怀里。“第一件事就是陪你去买一颗大大的钻戒,然后再去挑一件最最漂亮的婚纱,再然后嘛……就是回家把你抱上床,狠狠的修理你一顿。”

    “不要。”娜娜妩媚的伸出纤细的手指,在周巴神上来回划着圈。

    “为什么不要?”周巴一愣。

    “又是挑钻戒又是挑婚纱的,太久啦。我们挑婚纱的时候,我就要穿着那件最漂亮的婚纱,在试衣间里跟你做。”

    “不行,你的叫声太大了,会吧别人吓坏的。”

    “那你就想办法塞住我的嘴啰,咯咯咯咯……”娜娜开心而又放肆的大声笑了起来。她好像已经完全憧憬在未来的美好生活中了。要是这一切真的如他们所说那样,那么我呢?她又将我置于何地?

    如果说半个多小时前,我还天真的以为——离婚两字将是对她的惩罚,那么现在,我直接怀疑究竟能对她造成多少影响?恐怕是微乎其微,她早已不是我心爱的娜娜了,不!从一开始就不是,从头到尾,我都只是她的一个避风港,一个替她遮挡世俗伦理的工具!就像一把伞,在白天为她阻挡阳光,一但到了夜晚,就失去了价值,将伞随手抛弃,消失在黑夜中。

    “那些照片你不是给了那个叫阿昌的了么?还能拿回来不?”周巴小心翼翼的问道。

    “能啊!”娜娜自信满满的答道。

    “那个阿昌没那么好说话吧?”

    “放心吧,不信我现在就叫他送过来。”娜娜起身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死人,我在家呢,把那小贱人的照片全部拿过来,恩,放心,我不会胡来的,你把照片拿过来就行了。我有用,来了再说吧,当然就我一个了,咯咯……随你便啦,好啦,我在家等你。”

    “搞定!”挂完电话,娜娜得意的朝周巴努了努嘴。

    “这么快就搞定啦?”周巴的语气中有些微的颤抖,可能觉得这一切来的太容易了吧,而此时的我,手握拳头,暗暗下定决心,只要那个阿昌过来,我就和周巴联手废了他,再喊上老七,到时候有仇报仇有怨抱怨!

    “恩,搞定啦,他等会就把照片拿过来,不过……”

    “不过什么?”周巴着急的问道。

    “就是你要稍微躲一躲,我得私下施展我的美人计,咯咯……”娜娜半开玩笑似的说着。

    “没事吧?”

    “没事,就是你未来的老婆得让人家玩一次,你介意吗?”

    “我……”周巴愣了一下。

    “哼,这就当作惩罚,惩罚你当初弃我而去。”

    “好啦,我知道错了,现在才知道我家娜娜的好,也不算晚吧?”

    “只要你以后对我好,娜娜吃点苦,受点委屈也没什么。况且,没有他,也没有现在的骚娜娜哦?哪轮到你坐享其福呀。”周巴尴尬的笑了笑,还好没露出什么破绽。

    “你躲哪呢?”娜娜往四周扫了扫,最后目光竟停在了我所处的衣橱上,吓的我汗毛竖起。

    “我躲卫生间吧。”周巴赶紧解围。

    “也行,等会我会叫的很大声,别受不了哦?”娜娜还不忘风骚几句。

    “做个戏而已,叫那么大声干嘛?”

    “咯咯……我受不了呀,他对我身上每个地方都熟悉的很,他要兴致来了,能把我玩死呢。”

    “那么……我们结婚后,你会不会背着我和他偷情?”

    “恩……”娜娜歪着脑袋假装思考道:“当然……不会啦……快进去吧,他用不了多久就会来了。”周巴这才走进了卫生间。整个卧室只剩下了娜娜一人,还有躲在衣橱中的我,偌大的家,早已没了家的味道,此情此景,我不甚唏嘘。

    就在这时,娜娜忽然走到了衣橱旁,糟了!难道她发现了什么?还是单纯的她想拿衣服。如果此刻相见,该如何面对?虽然早已做了打算,但在这种情况下见面,恐怕到头来还要受她奚落一番,我闭上双眼,静静等候着。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我缓缓的张开眼睛,从缝隙中望去,看到的是娜娜的背影,她正在穿上之前的衣物。

    避免了尴尬的提前相见,没多久,就迎来了门铃声,阿昌到了!娜娜整了整衣服,走了出去。

    可能是因为紧张吧,等到他们进来卧室,仿佛过了好久。

    阿昌的脸进入了我的视线,我握紧双拳,刚想推开橱门,顿时让我冷汗直冒!

    衣橱被锁上了!什么时候?我仔细回忆着,只有周巴走进卫生间的时候,娜娜才可能吧衣橱锁上!她发现了?她发现我在里面?还是只是顺手?我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我上个厕所再来收拾你个骚蹄子。”还没等我搞清楚状况,一波又起。

    “别……”娜娜慌张的想要阻止。

    “怎么了?”阿昌眼珠子滚转着:“不会是卫生间里还藏着个小白脸吧?”

    “就你最聪明。”娜娜摇曳的起身道:“本来还想在你修理我的时候,来个意外惊喜呢。”

    “真藏着个小白脸?哪个?上次那个学生仔?”

    “不是啦……你也认识的,本来呢……怕介绍起来太突兀了,想等你收拾我的时候让他加进来,这样有了连襟关系就好说些,既然这样,就不卖关子了,周巴,出来吧。”不一会,周巴果真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脸色很是凝重,还不时朝我这边望着,他可能正在等我现身,可是我现在是被关在这里啊,怎么办?我竟有些手足无措。

    “是你啊。”阿昌不怀好意的说道。

    周巴没搭理他,只是默默的走了过来,但我能发现他眼角的余光正撇向我这边,他看到锁已经锁上了吗?我家衣橱锁的钥匙是直接插在上面的,娜娜如果是发现了什么异常,照理说应该把钥匙拿走的,相反,如果只是顺手的话,那钥匙一定还在上面,可惜我看不到,周巴呢?

    可能觉得气氛不太好,见周巴不说话,娜娜就把话接了过去:“好啦,以前有什么不愉快,给我个面子,就不要放在心上了,喝杯啤酒,就当过去了嘛。”娜娜边说边去开了瓶啤酒,倒了3杯,走到阿昌身边:“昌哥来嘛,喝了这杯啤酒,就当交个朋友如何?大不了人家等会多服侍你一点嘛……”接而转向周巴“你也是,不都说好了么?”从我这的角度正好看到娜娜对着周巴眨了眨眼睛,继而把递了过去:“来,一起喝了这杯啤酒,今晚你们要娜娜做什么,娜娜就做什么。”

    “真的?”阿昌坏笑道。

    “当然啦,不过等会你们联起手来,可别把人家欺负的太惨哦?”

    “骚蹄子,说的我又心痒痒了,好,干了。”阿昌一饮而尽,娜娜紧随其后。

    周巴犹豫了小会,可能是考虑到了照片和我,也一口干了。

    “我们都干了,都不计前嫌了,骚蹄子准备怎么慰劳我们?”阿昌的一双大手已经不规矩的摸上了娜娜的肥臀。

    “哟,这儿刚被浇过啊。”阿昌举起那只伸到娜娜胯下的左手,只见三根手指上闪闪发亮!

    “周兄,虽说你已经尝过那梦大小姐的美味了,不过,和那种千金大小姐比起来,这种骚蹄子也别有一番滋味吧?”周巴勉强的微微一笑,显得很不自然。

    “哎呀,忘了忘了,周兄可是在我之前就尝过了,不过呢……此一时,彼一时,自从你把她甩了以后,这些年来,我可是把她开发的不错哦。

    “讨厌……”娜娜坐在阿昌的大腿上,半真半假的撒娇着。谁知那阿昌忽然起身,一把将娜娜推倒在桌上,娜娜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已经整个趴在了桌子上,唯有后面的肥臀高高翘起。

    “讨厌?你什么时候讨厌过?浪蹄子!摇几下屁股,说你想被我干!”阿昌得意的喊道。

    “就知道欺负我。”娜娜嘴上这么说着,后面那丰满的肥臀还是风骚的摇了几下。

    “说你想被我干啊。”阿昌得理不饶人。

    “我打你电话不就是想你了嘛。”

    “桀桀……”面对这么听话的娜娜,阿昌得意的坏笑着。

    “骚货就是骚货,周兄,如何?我调教的还不赖吧?你刚才也玩过了,比以前好玩吧,哈哈。怎么啦?看到前女友被我干怎么一点表示都没有?不生气吗?

    还是说,生气了……却没力气?”听到这话,我顿时一惊!目光转向另一头的周巴,一时,整个脑袋都闷了。

    唯一有可能逆转局势的人,此时整个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

    刚才那杯酒有问题!倒酒的,是娜娜,问题自然也是出在她身上。那么,她为什么这么做?带着仅存的一丝清明,我强行思考起来——娜娜在演戏!得出的这个答案几乎让我绝望,不止是我这个名存实亡的老公,连她口口声声最爱的男人,都能如此欺骗。

    “看来今天非得给这小子点颜色瞧瞧了,我的女人也敢碰?”阿昌恶狠狠的说道:“刚才你电话里说到那些照片是怎么回事?一个人自顾自的在那说,说给他听的?”

    “知道还问,我那点心思……你还能猜不到?”

    “说来听听?怎么个回事?”阿昌边说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一把掀开娜娜的短裙,双手在那两片肥臀上来回挤捏。

    “哎哟……死样……还有心思……玩……当心人醒了。”娜娜风骚的晃动着屁股,嘴上那么说,肥臀却配合的扭动起来。

    “你倒是提醒了我。”阿昌笑嘻嘻的搬起身后的凳子,嘭的一声砸在了周巴的脑袋上,周巴整个身子往后摔去,倒在身后的墙角里,血登时流了出来。

    “你疯啦?”娜娜唰的一下就要起身,却被阿昌死死的一把摁住。娇小的身躯在阿昌身下连翻个身的成本都没有。

    “会死人的!”娜娜的语气带着颤抖,不知道是害怕真的出人命还是因为周巴?

    看着头上冒着鲜血的周巴,我感到万分的无力,原本准备给别人下个套,结果到头来却成了这般田地,这就像我认识娜娜后,多年来的缩影。

    “哪那么容易死?骚蹄子,怎么这么紧张?”

    “流那么多血,你注意点分寸好不好,教训一下就算了,别把事闹到了。”

    “我自有分寸!把屁股撅搞点。”

    “等会好不好?把该做的事先做好。”

    “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当着他的面操你!”阿昌不再废话,从裤裆中掏出那根勃起的肉棍,一挺腰,插了进去。

    娜娜扭捏着身子,嘴里嗯摁的发出了不自然的呻吟声。阿昌不但下身动的极有节奏,双手也没有闲着,时不时在娜娜的腰肢,香肩,胸口,臀部轻抚,没一会,娜娜的防线就崩溃了,因为我清楚的看到她的肥臀主动的晃动着。

    “小骚货,当着自己初恋男友的面被我操,感觉如何?他正看着呢。”顺着两人的目光,果然,墙角边的周巴已经醒了过来,但已经奄奄一息,半眯着双眼,恨恨的盯着前面的狗男女。

    “奥……你坏死了……全身都酥了……”这个女人真是善变,前一分钟还义正言辞,这会就在这发骚了!

    “看到他死不了,放心了?想不想我和他一起干你?”阿昌话刚说完,就一把从后面将娜娜抱了起来,抱到了周巴面前。

    “先绑起来吧。”娜娜提议道。

    “行。”阿昌放下娜娜,娜娜很快就找了根绳子和一些纱布,将周巴双手反绑的同时,也顺手替他将头上包扎了一下。

    一旁的阿昌冷哼了一声,也没再说什么。

    “你就是这样,有时候做事总不计后果,真要出了人命,看你怎么办。”娜娜略带撒娇的说道,虽说这女人心肠歹毒,但好歹还知道进退。”

    “我不是说过我有分寸么?他现在浑身没力气不是被我砸的,而是这个药的效果,大概得两个小时吧,两个小时里他都会四肢无力,看把你急的。”阿昌显然有些不悦。

    “好啦,知道你最行了,接下来我乖一点还不行吗?”娜娜扭着身子,一副发骚的模样“刚才弄的人家上不上下不下的,怎么办?哎哟……”话还没完,阿昌已经一把将娜娜推翻在地:“我最受不了你这副欠干的骚样,每次看了都想把你玩死算了。”从我这边望过去,娜娜整个人正趴在周巴的身前,而阿昌则从后面扒开娜娜的裙子,双手抓着肥臀来回肆虐着。

    “你很不理解,是么?”娜娜轻声说道,显然是对着周巴:“以前我是很好哄,你说什么我就信什么,甚至有些盲目,不过……现在我有那么多男人,特别是后面这个,手段可厉害了,他教了我很多哦,所以啊,你刚才的戏,在我看来,演的超烂!你对那贱人那么痴情,会为了现在的我,这样的我去害她?不过……

    亏你表演的那么卖力,我那些叫床可都是真的哦,那么粗的家伙,咯咯咯咯……”娜娜一边说,一边伸手摸向周巴的胯下,没几下,一根热气腾腾的巨根就露了出来,硕大的龟头瞬间就被一张红唇吞没,在舌尖与软肉的交替吸允下,肉棍挺的笔直,照理说这该是无边的艳福才对,可当事人的脸上却表现出了与之相反的不屑。

    身后的阿昌,动作一贯的简单粗暴,屁股一挺,已经把娜娜当成母狗一样干了起来,双手轮流的拍打着丰满的肥臀。

    “上午要不是你那个乌龟男人,我就把梦菲儿操了。”阿昌恨恨的说道,说到我的时候,竟还有些咬牙切齿。

    我注意了下周巴,他听到阿昌的话后,原本散乱的眼神似乎又聚拢了起来,他根本就忘不了梦菲儿。

    “自己……不争气……怪谁。平时收拾我的时候,哎哟……不是挺能的嘛,那么凶的家伙老把人家搞的抬不起头。这好的机会,整死她多好,老是吹自己的玩意厉害,关键时候怎么萎了?就知道在人家这种弱女子身上耍威风。”娜娜一边挨插,一边时不时添着周巴的肉棍,一边还抽空奚落道。

    “就你还自称弱女子?哈哈。”阿昌乐的都笑出声来了:“这个无底洞,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要是弱女子,早让人玩残了。”娜娜撒娇的用屁股往后拱了几拱,却狠狠的说道:“你要真能把那小贱人干了才叫解气,要狠狠的干,最好比干我还要狠,叫上小年大刘他们,轮死她,然后落到我的手里,我让她变成一头最下贱的母狗。”

    “最下贱……是不可能了,因为天底下最下贱的母狗就是你,桀桀……”

    “我不管,我不能再等了,小贱人的那些照片是我们最好的武器,不过你可能不知道。”娜娜恨恨的说:“这些年你敲诈的钱,小贱人一分都没出,全是这个大笨蛋出的。”

    “哦?”阿昌意味深长的答了一句。

    “今天的事情闹成这样子,小心那个小贱人找你算账,所以你最好早点跟她摊牌,让她知道她有把柄在我们这,到时候,不但钱是小意思,以你的手段,把那小贱人拿下也不是不可能,只要玩过一次,她梦菲儿就再也别想逃出我们的手掌心了,梦家大小姐当你的母狗,和我一起趴在地上翘着屁股,刺激不?”娜娜的话愈发不堪。

    “梦家大小姐,光想想就让人兴奋。”阿昌无耻的说道:“周巴,梦菲儿在床上骚不骚?跟这个婊子比起来如何?”周巴默然不语。

    “那你知不知道,你的梦大美人今天被这骚蹄子的乌龟男人光溜溜的绑在床上,不但便宜了他,还差点便宜了我,哈哈哈,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我就操进去了,桀桀……平时前呼后应的进进出出可不威风,脱光了还不跟只小绵羊似的!”阿昌一席话,显然出动了周巴,我不知道他此刻怎么想的,他不会真的以为我和梦菲儿有一腿吧,虽然,今天上午我是的的确确的占有了她,那种滋味也实在让人销魂,但我和梦菲儿在一起?正常人会这样联想吗?九成九的人都会认为是我强暴她吧,事实也正是如此,只是梦菲儿事后的反应让我真的捉摸不透。

    “人家是小绵羊,你不也没得逞么?”娜娜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模样。

    “那是因为你男人坏了我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骚蹄子。”

    “找我算什么账,那个窝囊废和我有啥关系?”娜娜一副不在乎的模样,我已经麻木了。

    “你这个小贱人,有时候,我还真替张远感到悲哀,娶了个什么老婆嘛,他是不是眼瞎了?这样的婊子也敢娶回家?如果他现在在这,我就要让他知道,你这样的婊子应该怎么收拾!”阿昌话音刚落,屁股就快速耸动起来,啪啪啪啪……几乎毫无间隔的肆虐着娜娜的肉洞。

    “咯咯……那来呀,娜娜翘着屁股给你插,哎哟……”娜娜一阵娇笑,果真把肥臀挺高少许,完完全全的承受着阿昌疯狂的冲击。

    阿昌对娜娜的身子果真是了如指掌,三下五除二,原本还风骚娇艳的娜娜已经有些狼狈了。

    “我已经决定了。”阿昌边插边说。

    “什……么……”简简单单两个字,因为被插的太凶,竟说的断断续续。

    “当然是你一直希望的,和梦菲儿摊牌,我要人才两收,把梦家大小姐也调教成你这样淫贱的骚母狗!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奥……奥……这才是……我的男人哪……”

    “你也配做我的女人?你只是我的母狗!”阿昌干的越来越疯狂,粗壮的肉棍整根拔出,又整根狠狠的捅进去,如此来回,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千人骑万人插的浪蹄子!我干死你……干……死你!”没想到阿昌这次只坚持了不到五分钟,就兴奋的射了,时间虽然短了点,但质量是没话说,因为当他拔出肉棍起身后,娜娜整个人都趴在了地上,微微翘起的肥臀,大大张开的肉洞,还有白花花的精液顺着洞口流到了地板上。

    “我去洗个澡,你给我看着他,回头用他的手机发短信把梦菲尔引出来,今晚我就要尝到她。”阿昌说完话,也不顾正趴在地上摆着一个羞耻万分动作的娜娜,自顾自进了卫生间。

    手机?短信?阿昌的话忽然提醒了我,我怎么这么傻!我可以用手机给老七发短信啊,老七和阿昌本来就有过节,和我有是哥们,本身就很有手段,现在能帮我的,除了他还有谁?

    我不能让阿昌对梦菲儿下手,娜娜已经毁了,梦菲儿不能做第二个娜娜!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