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淫色人妻
  • 最新排行

    欲妻录 第十六章 &ldquo操!&rdquo阿昌大骂一声,提起一脚踹在了老七脸上。

    发布时间:2021-05-20 00:00:20   


    “操!”阿昌大骂一声,提起一脚踹在了老七脸上。

    老七咳了几声,用一种轻蔑的表情望了望阿昌的胯下,鼻子还轻哼了几声。

    这么明显的举动,连我都看出其中的轻视,别说阿昌了。

    不过阿昌毕竟是个中老手,很快就收起了怒容,反而笑嘻嘻的说道:“我看这小子是气傻了吧?桀桀……也难怪,老婆都快给人操了,自己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啧啧啧……可怜啊,今个,我就给你表演表演。”只见阿昌挺着怒气腾腾的肉棍,轻而易举的就冲破了所有的防线,扑哧一声,黝黑的肉棒狠狠的捅进了蜜壶深处,方玲完全不设防的隐秘私处瞬间被身后这个陌生人占据。

    “喂她点药,我要这小子亲眼目睹自己的女人怎么做婊子。”阿昌奸笑道。

    只见娜娜从床头柜中鼓捣了一番,找出了一个小瓶子。他们就像一对合作多年的搭档,做起事来是那么的合拍。

    娜娜没有直接将药塞到方玲的嘴里,反而自己含住一颗,慢慢凑近方玲的小嘴,竟然直接亲了上去,不知怎地,即使在这种境况下,目睹这一幕,我依然可耻的硬了,特别是娜娜贪婪的吸吮着方玲的香舌,同时双手又摸向她胸前那对即使高举着双手,依旧丰满的肉球时,我的下身硬的发胀。看来男人的生理,和理性完全搭不上界。

    “嗯……嗯……”方玲被吻的忍不住呻吟起来,我还真没想到,娜娜不但是个对付男人的老手,对付起女人来,也是一把好手。两三分钟下来,方玲显然被挑逗的动了春情,两吻相交处,香津不断的溢出,至于那颗药丸,此时早就化成水,不知往哪张香嘴里流去了。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这一幕,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但唯一不变的,就是看到这,我的下身硬的发胀,更别提正在现场的阿昌了。

    方玲弓着身子,双手又被阿昌抓举在头上,根本没有放抗的余力,只能任由身后那根滚烫的阳具肆意的进入自己的身子,同时又被身前的娜娜吻的是意乱情迷。

    在两人的联手下,再加上春药的刺激,即便是风骚如方玲,也立马败下阵来,当娜娜收回小嘴的时候,我看到两人的舌尖还搅在一起,中间还连着一丝香津,说不出的香艳!

    这时,阿昌双手一松,方玲毫无准备的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脸颊绯红,小嘴微张着,一双修长的美腿正不住抖动着,只要是男人看到,想必脑子里就只剩下三个字了——强奸她!

    但阿昌却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一个药丸吞了下去,想必一定是伟哥之类的壮阳物品吧,记得当初他假装大象和娜娜一起演戏的时候,就是吃了这些药,然后在我面前把娜娜弄的死去活来,看的我是自卑不已,这次他又想故技重施了。

    前面的娜娜则慢慢蹲下,从后面扶起方玲,双手轻而易举的将双腿打开,将涂着美甲的食指缓缓伸进了大腿根部的蜜壶深处。方玲眯着双眼低声呻吟起来,而娜娜的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用美甲轻轻的触碰着方玲的嫩豆,瞬间就换来了阵阵呻吟。

    果然还是女人最了解女人,只是这么轻轻的两下,方玲就忍不住了,弯曲着的双腿不住的抖动,可见娜娜的手法给她带来了多大的刺激!没一会,呻吟声就变成了浪叫声,而且越来越高亢,眼看快要攀上灵域的巅峰,娜娜又忽然停了下来,丝毫不拖泥带水,说停就停,方玲的浪叫声也同时停了下来,慢慢变成喘息声,当喘息声逐渐微弱,似乎要回复平静的时候,娜娜又动了,右手食指在肉洞中来回搅动,发出啾啾的声音,左手的美甲又来回拨弄起那颗勃起的嫩豆,刚刚稍微平复下来的方玲很快就在这双重刺激下慢慢呻吟起来,在短时间内又变成了浪叫。

    娜娜对女人的身体实在太了解了,没见她有多大的动作,只是两个手指有节奏的配合着,方玲的浪叫声就一浪高过一浪,眼看马上就要达道高潮,娜娜又像未卜先知般的及时停了下来,只听到方玲哀怨的一声淫叫,声息慢慢转弱,快要平复的时候,娜娜又来了,如此反复,我在衣橱里都看的于心不忍了!娜娜这样折腾,方玲迟早要崩溃了。

    我瞥向一旁的老七,惊讶的发现他的双眼充满了欲火,就像当日和我一起偷看方玲被大头蹂躏时一样,到了这里,我是由衷敬佩起我这个老友,只是不知现在这个场景还在他的掌握之中吗?方玲的确是阅人无数,风骚淫荡,但是在阿昌和娜娜这对狗男女的联手玩弄下,她到底能撑的下去吗?至少现在看来,她已经彻底被娜娜玩弄的死去活来了,等会如果吃了药的阿昌再加入进去,后果真是不堪设想。如果场中的方玲换成梦菲儿呢?我已经不敢想象下去了。

    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听到方玲高亢的淫叫声了,明明之前那低沉的喘息声,似乎代表她已经不堪重负了,可毫不心软的娜娜依旧在瞬间让方玲的叫声响彻了整个房间。

    我看到方玲张着小嘴,嘴角两边的口水已经连到了地上,戴着超长假睫毛的大眼睛已经翻起了白眼,狼狈不堪,一双光滑的长腿几秒钟之前还无力的弯曲着,现在已经随着娜娜的拨弄兴奋的抖动了起来。

    整个房间再次被方玲的淫叫声所覆盖,看着方玲那迷离的眼神,我知道她已经支撑不住了,但娜娜并没有收手的意思。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如果面对这样的方玲,恐怕早就忍无可忍,一把掰开那双美腿就狠狠的捣进去了,可偏偏碰到娜娜这样的女人,她不想男人那样有急迫的性插入需求,如果她愿意,她可以这样一直折腾下去!果然,在方玲高亢的嘶叫到极限时,她又停了下来。

    但这次,方玲弯曲着的双腿忽的紧张的抽搐起来,嘴里的浪叫声没有转弱的迹象,而是嘶喊的淫叫着,只见她大张着的大腿羞处,扑哧一声,一股淫汁喷射而出,不但迎来了高潮,还迎来了羞耻的潮吹,连续五六下,才伴随着阵阵呻吟声逐渐减弱。

    娜娜甩了甩闪闪发亮的右手,地上竟被洒了一地的水。

    “妈的,这娘们这么敏感,却这么能忍?”一旁的阿昌奸笑道。

    “酸死我了,今天你可碰到一个极品了,咯咯……”娜娜边说边擦了擦汗。

    “多极品?”

    “刚才弄她的时候,她明明可以自己用手解决的,但我看她丝毫没那个意思。”

    “怎么说?”阿昌兴奋的问道。

    “简单说,她就是那种喜欢把自己整个交给别人的货色,恩……就是潜意识里有受虐的倾向!”娜娜一语中的,不过看不出来,她还有这种眼光。

    “那么说,我可以把她调教成第二个你了?”阿昌挺着已经笔直的肉棍,跃跃欲试。

    “那就要看你本事了。”娜娜边说,边吧方玲微微并拢的双腿再度掰开。

    阿昌伸手分别抓住方玲的脚裸,往两边用力摆开,杀气腾腾的肉棍毫不怜香惜玉的捅进了方玲那已经被折腾的狼狈不堪的小穴里,刚刚被娜娜弄到潮吹的方玲连片刻的休息时间都没有,就被吃了伟哥的阿昌再度侵入,呻吟声很快又传了开来。

    身后的娜娜一把抓着方玲丰满的肉球,尽情肆虐起来,特别是两个饱满的乳头,被娜娜边拉边拽,好不丢人。

    有一点娜娜没说错,方玲的确链一丝的反抗都没有,除了刚开始象征性的扭动几下,被阿昌扇了几个巴掌后,到现在她都是任人蹂躏。对于这点,我还是有所了解的,特别是听了刚才娜娜的话以后,看来方玲的确是有些许受虐的倾向,再加上碰到了老七这么一个性技高超又思想怪异的男人,只要花些时日,到也不难理解他们两口子为什么会有这种嗜好了。

    阿昌吃了伟哥后的确比之前更强悍了,抽送起来虎虎生威,只听到啪啪啪啪的撞击声,粗壮的肉棍几乎是杆杆见底,几分钟之前还高潮过的方玲,马上又被弄的兴奋了起来,当娜娜把嘴凑上去的时候,我看到方玲几乎是第一时间张开了小嘴,香嫩的舌尖也同时伸了出来,娜娜就更不用说了,两张小嘴,两个香舌,瞬间交缠到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的口水,淫靡的滴了下来。

    我看到阿昌朝娜娜比了个眼神,不一会就放慢了速度,双手托住方玲的肥臀往后躺了下去,使得方玲一下子就骑跨在了阿昌的腿上,两个女人唇分的瞬间,不约而同发出一声恩啊的呻吟声。

    方玲早被吻了意乱情迷了,在骑上去的瞬间,身子朝后微微倾斜,双手也自然而然的往后撑住,轻轻抬起肥臀,扑哧一声坐了下去,醉人的叫床声也同时响了起来。

    “桀桀……快摇。”阿昌双手枕在脑后,悠闲的发着号施令。方玲听罢,果然摆动了几下肥臀,一上一下的摇了起来。

    “小子,看看多长时间?最多半小时吧?我现在可没动她,是你女人自己在我身上摇,怎样?你从认识她开始,花了多长时间才泡到她上床?别趴丢人,说出来让哥哥我乐乐!桀桀……”阿昌满脸得意。

    “是0秒啊,不好意思的很,老子是先操她后认识。”老七也不客气的说道。

    阿昌冷哼一声,朝娜娜望了眼,顺着他的目光,我发现娜娜满脸绯红,竟也有些娇喘,看来刚才和方玲的舌吻还指不定谁被谁缠着呢!在我印象里,娜娜的舌头固然灵巧,但方玲也是阅人无数,她们两人我都品尝过,可谓难分伯仲!

    娜娜稍稍歇息了片刻,很快就回复了妖冶的神采。

    “看着自己老婆在别人身上一上一下的,难不成来感觉了?哼,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一个样。”娜娜风骚的走到老七身边,一屈腿跪了下去。

    “嘁,看到平日端庄的嫂子竟是个不折不扣的骚货,这男人当然都一个样了。”老七也毫不示弱,可面对这些冷嘲热讽,娜娜是丝毫不以为然,咯咯咯咯的一顿娇笑道:“我看你啊,跟你的好哥们是一个样,他看到我和别的男人发骚,就跟你一样,恨不得和那个男人一起上。”

    “这才叫真男人嘛,你不懂。”老七很随意的说着。

    “是吗?怪不得你们能走到一块,不过你到是比他坦然的多,他当初以为我和前男友有一腿的时候,是又生气,又开心,既不敢找人家算账,也不敢和我直说,只知道暗地里矛盾的偷着乐,看着就可怜,后来还是我好心,慢慢花时间和精力,去除他的心障,本来都差不多了,只要顺着我的计划下去,他就能坦然的看着我和别的男人上床,不久的将来,他就可以看着我被三四个大鸡巴帅哥轮番干,他呢,可以在一旁继续他的意淫,或者加入进来分一杯羹都可以,咯咯。”娜娜毫不知羞耻的一边说,一边掏出老七那根怒胀笔直,青筋暴露的打鸡巴,伸出滑嫩的舌尖,在龟头上轻轻舔了一下。

    “好大!怪不得我那乌龟男人老和我吹你呢,原来是真有真材实料啊。”只见娜娜双手握着老七的巨根,神采飞扬的继续说道:“你知道吗?我和他做的时候,经常幻想到你哦?他还说,我要是落到你的手里,早晚身上三个洞都被你玩烂。”

    “要不你把我解开,再给我吃个解药什么的,试试看我能不能真把你这骚蹄子玩烂?”老七轻蔑的说道。

    “咯咯咯咯……就这样也行嘛,本来……要是一切按计划进行的话,你们两哥们到是可以来个交换,可惜,计划流产啦,有个女人,把你哥们迷混啦,害的他都不听我话了,不过……没关系,今天晚上我们就会把那女人收拾掉,要不也给你个施展的机会?你先把她三个洞玩烂了好不?咯咯……”娜娜说的话我虽然没有全懂,但她说的女人,我知道是梦菲儿,只是不知道梦菲儿又在哪里招惹她了,怎么娜娜什么事都要怪在她的身上?

    “我只对你这样的骚货感兴趣,奥……”老七舒爽的喊了一声,原来娜娜的香舌已经灵活的在龟头上触探了起来,绕着一圈又一圈,真是经验丰富啊。

    另一边的方玲依旧弯着腰,在阿昌身上不停的起起落落,阿昌的家伙尺寸也很大,这个我是见识过的,但此时的方玲用这样的姿势,而且每下都是十足十的一杆到底,之间几乎没有任何间隙,上下上下,不断来回,我甚至都能看到她坐下去的时候,几滴淫水被撞的四散开来,唯一的解释,就是方玲被那颗春药和娜娜挑逗的兴奋不已了!

    阿昌是得意的,方玲这么一个明艳不可方物的小少妇,几乎没花多少手脚就已经成了他的掌上肉,更何况还是当着她老公——老七,这么一个曾经给过他难堪的男人面前,那份男人的自尊,自豪感,从他意气风发的国字脸上就能一目了然。

    娜娜双手捧着老七粗壮的巨根,又是吸又是舔,性感的小嘴几乎将整个肉棍舔了个遍,我从里面看过去,乌黑但闪着亮光,煞是凶悍。

    “怪不得你老婆那么经不起挑逗,原来天天被你这样的大家伙插,也难怪她现在当着你的面还玩的那么HIGH,你还说我这样那样的,要我说呀,你女人和我也没多大区别,咯咯……”娜娜还不忘刺激老七。

    “奥……婊子,舔的真爽,给我继续啊。”老七索性不答腔,在娜娜高潮的口技下,他已经渐渐支撑不住了。

    “明明是你被绑着,居然命令起我来啦?”

    “小婊子,舌头还不赖,继续,老子正爽呢。”

    “咯咯咯咯……遵命……小婊子就喜欢听帅哥的命令。”娜娜抛了个媚眼,舌头伸了伸,一口又含住了身下的巨根,配合着灵巧的双手,左右开弓。

    “奥……奥……”老七爽的怪叫了两声道:“骚蹄子,也就老五这个老好人瞎了眼,娶了个坏心眼的婊子,要是……你要是……落在我手里,我非让你知道,婊子怎么写!”娜娜张着一双妩媚的大眼睛,盯着老七,一边风骚的看着,一边伸出舌头轻触马眼,双手还在根部熟练的上下套弄,平时,这简直就是她的杀手锏!每当她这样对我的时候,我一般都瞬间就缴械。

    老七的忍耐力显然要强过我,但我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知道他也撑不了多久了。原本方玲的叫床声就没有中断过,目睹自己的老婆主动坐在阿昌腿上淫荡的套弄,就已经对老七带来了极大的刺激,从他充满欲火的双眼中就能看的出来,再加上娜娜这么一折腾,果然,老七大声怪叫了几声,浓稠的精液直射而出,除了前两发射到了娜娜的脸上,剩下的都被娜娜一口含住,尽数射在了她的嘴里!

    娜娜满意的从老七身上起来,脸上虽然只被射了两下,但老七的精液看上去异常的浓稠,粘在脸上愈发的淫荡。

    只见娜娜婀娜多姿的走到还在阿昌身上一上一下的方玲边上,将包里着老七精液的小嘴移到半空中,对着方玲的小嘴就张了开来。方玲早被弄的显出了本能,在娜娜张嘴的瞬间,就淫荡的也张开了嘴,伸出香舌,一丝精液准确无误的流到了舌尖上,眼看因为精液过多就要洒到外面的时候,娜娜一弯腰,再度吻了上去,两唇相接处,精液混着口水,伴随着两个女人放荡的呻吟声,淫靡不堪。

    而娜娜不知什么时候手里拿着那瓶春药,在两人激吻的当口,微一抬头,将整瓶春药都往方玲的嘴里倒去,虽然很快就收手,但以我的估计,这次少说又倒五六颗春药!

    一颗春药就把方玲淫荡成那样,再加上五六倍是什么概念?我来不及思考,因为娜娜的小嘴很快又吻了下去,混着精液的口水将两人的小嘴弄的一塌糊涂,我哦却看的兴奋道了极点,顾不得此刻有多危险,竟不由自主的掏出笔直的肉棍轻轻套弄了起来,除去娜娜的身份和对我的一切谎言,场中的两个女人实在是淫荡到了极点,而且对我也确实造成了极大的杀伤,如果可以,如果真的像刚才娜娜说的那样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话,娜娜的确是淫妻的首选!只是,一个心都不在我身上的淫妻真的值得我去珍惜吗?我是希望自己的妻子在床上淫荡些,甚至骨子里妄想着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翻云覆雨,但说到底,如果在这其中我只是扮演着一个棋子,只是别人的工具,那一切就另当别论了。

    方玲再次面对了娜娜和阿昌的前后夹击,依旧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而且之前只是躺着享受的阿昌也动了起来,每当方玲往下坐的时候,他就狠狠的往上顶,这一顶,方玲就疯狂的颤抖一下,可肥臀抬起后,依旧还是会往下坐。

    两个女人缠绵了好久,小嘴已经湿的一塌糊涂了,终究还是娜娜先松嘴,只见她松嘴后也不停的喘着粗气,而方玲还将舌头伸在外面,娜娜不知哪里得到了灵感,从头上拿下一个发夹,对着方玲的香舌就夹了上去,这样一来,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口水已经大量的从方玲的嘴角边往下滴,看到这一幕,我套弄的更快了。

    “哦哦,好带劲啊,有七八颗吧,你猜等会这娘们会成什么样?”阿昌肆虐的笑道。

    “要不是晚上得多留点给梦大小姐,我就全倒她嘴里了,明明也是个婊子,怎么就那么讨男人欢心呢?骚成这样了,还有人当她宝。”后面半句话显然是说给老七听的。

    “那也够了,七八颗,这可是进口药,贵的很,还不好买,我记得你最多吃过五六颗吧?”阿昌兴奋的说道。

    “说到钱又心疼啦?那次人家可是当晚就替你赚回来了,咯咯……”娜娜风骚的笑道。

    “我早说过了,哪个男人娶了你当老婆就不愁吃穿了,也就你那个乌龟男人,累死累活的还在外面跑出租,难道他不知道自己老婆腿一张就能来钱吗?”阿昌肆虐的说道。

    “你以为人人都和你一样呀。”

    “可不?他把你当成宝,你不一样在我这跟母狗似的?老实说,每次想到这样的反差我就觉得刺激!”正当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肆无忌惮的聊着的时候,方玲的肥臀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套弄着,淫荡的叫床声也达到了疯狂的境界。

    看到这种情况,阿昌也加快了挺动的速度,啪嗒啪嗒,毫无缝隙的交合与撞击,眼看方玲马上扛不住了。娜娜竟忽的一把将方玲的长腿抓住,缓缓的往上弯下去,眼看亲密无间的交合处逐渐显露出来,阿昌很快明白了娜娜的用意,故意停了下来,只见黝黑的肉棍正渐渐离开那个湿淋淋的肉洞,方玲疯狂的扭摆着肥臀,但也只能稍稍吃紧些许,不一会,只听扑哧一声,阿昌那硕大的龟头就离开了洞口。

    即将达到高潮的方玲不安的扭摆着身子,我都能清楚的看到那狼狈不堪的肉洞正大幅度的一张一合着,被大量春药灌溉后的身子忽然失去了肉棍的滋润,可以想象此时的方玲是如何的空虚,从她晃动着的肥臀就能感受的到。

    娜娜对时机的把握永远都是那么的准,三番五次的将方玲玩弄于鼓掌之中,只能说她对女人的身体太了解了,她简直就是女人的噩梦。如果说一开始我还对老七两口子特别是方玲抱有希望,认为以方玲的经历与经验,不会那么容易成为他们的盘中餐,那么现在,看着方玲扭着肥臀不停呻吟,上下两张嘴无一例外的一塌糊涂的狼狈模样时,我开始真正的替她担心起来,特别是看娜娜和阿昌,一副轻轻松松不以为然的样子,明摆着就是手段还没试出来,我不敢想象今晚以后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弟妹怎么这么猴急呀?那么想被一个不认识的男人插进去?你老公可是会心酸的哦?”娜娜一边说一边找了两根绳子,将方玲往上弯着的双腿分别和双手绑在了一起,同时瞟了瞟不远处的老七,风骚的说道:“咯咯,我这都是为了你好哦,谁让你的宝贝老婆那么浪,真是人不可貌相,某些人真是白心疼一场,不过呀,为了让你少戴几顶绿帽子,我就只能给她绑起来了,咯咯……还是我贴心吧?怎样,有没有什么奖励?把你那大家伙再赏我一顿?咯咯咯咯……”娜娜笑的花枝招展,三下两下,方玲就被绑了起来,空虚的肉洞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显然她还没从刚才的兴奋中回转过来,咿咿呀呀的不住呻吟着。

    “你把她弄了下来,我怎么办?我也刚来了感觉!”阿昌邪恶的笑着。

    “那就……换换口味嘛。”娜娜一边说,一边往后退,背对着躺在地上的阿昌一屁股坐了下去。

    只见阿昌凶悍的肉棍轻易的突破了娜娜的臀眼,一杆到底,粗长的肉棍被娜娜的臀眼整个吞了下去。

    娜娜扭着肥臀上下摆动了几下,做出了一副舒爽无比的表情,背对着阿昌,却正对着正处于极度空虚中的方玲。可惜方玲微躺在墙角,除了能清晰的看到一根粗长的肉棍在娜娜的臀眼中进出,别无他法。

    娜娜显然是故意这样做的,为的就是进一步刺激方玲。效果显然也正如她所料的那样,眼睁睁的看着娜娜舒爽的模样,自己却只能任由那酥痒不堪的肉洞就这么暴露着,对此时的方玲来说,就是一种折磨。

    舌头上还夹着发夹,方玲呜咽着说了几个字,但根本听不清楚,反而更给人一种想施加暴力的冲动,我的肉棒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粗壮,右手不停的撸着,打张着眼睛目睹着卧室中的每一个场景,脑子是一片糊涂,越来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已经彻底被淫欲的念头所占据,不能自拔!

    当娜娜随手将刚才他们喝剩下的啤酒瓶拿到手里,伸出常常的香舌,将瓶口舔了个遍的时候,想到她接下来可能的动作,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果然,当瓶口完全被她的口水舔过之后,娜娜将瓶口对准了自己的肉洞,只拨弄了两三下,瓶口就逐渐消失在她的蜜壶之中!

    这个骚货竟拿啤酒瓶自慰!想象到她可能还有更多不敢想象的事都瞒着我做过了,我竟觉得愈加兴奋。

    “操,你这婊子的屁眼不过瘾!”阿昌忽然大吼一声,一把将娜娜掀翻在地,娜娜娇呼一声,四肢着地,狼狈的趴在了地上。

    “啪,啪,啪。”只见阿昌在娜娜丰满的肥臀上狠狠的扇了三下,大吼一声:“爬过去,有人看见自己老婆的骚样,已经一柱擎天了,把你的屁眼赏给他吧,哈哈。”娜娜瞟了瞟老七,咯咯的淫笑了一声,将地上的啤酒瓶的瓶口含到嘴里,像只母狗般爬到了老七身前,屁股扭的是要多骚就有多骚。

    阿昌也没闲着,把半躺着的方玲略微移到了老七附近:“小娘们,仔细看好了,我要和你老公一起收拾这个婊子了,你等会要是也想被干的爽上天的话,就和她一样,大声喊自己是婊子,桀桀……”阿昌的话虽然无耻,却听的我极度兴奋。

    只见娜娜背对着老七,张开双腿一沉腰,臀眼扑哧一声就把老七的巨根吞了下去。老七和娜娜同时啊的喊了一声。老七可能没想到自己那么粗的玩意竟会被娜娜的臀眼直接吞没,不由自主的叫出声来,而娜娜可能少有的被男根把臀眼直接撑满吧,突然间没个准备似的也尖叫了一声。

    阿昌见状,一把张开娜娜的双腿,硕大的肉棍肆无忌惮的捅了进去,被两个巨根一起插入,娜娜瞬间翻了下白眼,淫荡的浪叫声弥漫全场,之间还伴随着一旁目睹这一切的方玲那忍无可忍的呻吟声。

    老七虽然身体受制,但本钱摆在那,之前虽然因为方玲被搞太过兴奋而被娜娜弄射了,可再次勃起后明显更加恐怖。况且我能感觉到老七的腰肢正略微起伏着,虽然因为药性原因起伏不大,但以老七的能力,也够娜娜受的了,更别说前面的阿昌了,在伟哥的帮助下,阿昌显然状态惊人,之前先后被方玲和娜娜扭了那么久,这主动出击,简直就是往死里干!可怜娜娜张着双腿,只剩挨插的份,这前后夹击下,娜娜很快就坚持不住了,嘶叫声是惊天动地。

    阿昌被刺激的龇牙咧嘴,甩手给了娜娜一个耳光,而且打的不轻!他不但对方玲这么出手,原来对娜娜也一样,双眼通红的他,竟有些恐怖。

    娜娜被莫名其妙甩了一巴掌,不但没什么反应,反而更加肆无忌惮的淫叫了起来。

    “操我……一起操我……我是婊子……”阿昌闻言更加来劲,换了个手又给了娜娜一巴掌。

    “啊……好爽……干死我……扇死我……我是婊子……”显然,这种看在我眼里极度兴奋刺激的做爱方式,他们肯定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天知道娜娜和阿昌还玩过多出格的事?以阿昌表现出来的变态,作为他的搭档——娜娜她本身可能也是个变态!一个淫贱入骨的变态!

    “啊啊啊啊……”娜娜一声长吼,身子不住的抖动着,在两个异常强悍的男人的夹击下被送上了高潮,可阿昌根本没有停止的意向,双手改为托着娜娜的肥臀,粗长的肉棍刺杀的越来越快,任娜娜淫贱风骚,在这样的冲刺下也只能缴械投降,门户大开的任人屠杀。

    “臭婊子!骚蹄子!你他妈的……一辈子都是我的婊子,我的母狗!”阿昌也到了极限,疯狂的嘶喊着,下身也没有放慢速度,可能实在太过刺激,阿昌坚持的时间并不长,就在里面射了,大概15分钟的时间,但娜娜已经被插的狼狈不堪,当阿昌起身的时候,大量浓稠的精液从她的肉洞里往下溢出,淫靡不堪,看到这一幕,我也终于坚持不住了,大量的精液直射而出,全部射在了衣橱的角落边。

    总算冷静下来了,我尽量控制自己不要使劲的喘气,稍微平复下心情后,忽然看到衣橱角落边被我的精液射的一塌糊涂的墙纸——这些墙纸就是一些普通的,用来遮挡灰尘的墙纸,以前都是娜娜贴上去的。但此时,那不厚的墙纸被我的精液浸湿后,却意外的露出了一些东西,我颤抖着伸手拿了过来,虽然衣橱中没什么灯光,但我还是看清了这些东西,想起娜娜历来多疑的性格,终于明白为什么周巴进来后,娜娜会把衣橱的锁给锁上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